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txt-第66章 地下冰庫分享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整栋公寓楼内,有能力对其他邻居记忆动手脚的人很少,那个神秘的楼长应该算一个,所以韩非的怀疑也有一定的道理。
通过几天的游戏,韩非现在将楼内住户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交流沟通的,一类则是完全被绝望和痛苦占据的。
这两类邻居同住在公寓当中,他们之间也存在某种关联,具体的情况韩非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他觉得所有的秘密应该都隐藏在楼长的房间里。
“十楼,一定要尽快去十楼看看。”
等孟诗的状态稳定下来以后,筋疲力尽的韩非这才离开1031房间。
他回到1044凶宅,随手关上了防盗门。
“三楼的孟诗跟我关系很好,五楼的姐姐正在‘攻略’当中,哭对我也有了一定的改观,现在只要让我的室友们恢复神智,那我可以说初步完成了邻里和谐这个小目标。”
连续玩了这么久的游戏,韩非的心态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他最开始调查案子是为了活命,但随着了解不断深入,韩非开始真的想要查出真相,为自己的邻居们报仇。
“该走了,在这游戏里呆的久了,总感觉这个世界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按下退出键,世界被血色铺满,韩非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思念话语一丝一缕浸透心 思念话语1丝1缕浸透心
摘下游戏头盔,韩非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和身体上疲惫比起来,他现在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疲惫。
“演员的工作暂时是不考虑了,存款还够我生活一段时间。”韩非打开自己的手机银行:“我现在有两个挣钱的方向,一是等到《完美人生》游戏正式公测后,靠游戏挣钱,不过我这些阴间特产估计运不到正常的游戏世界里,另外一个挣钱的方法就是靠破案给的赏金了。”
目光扫向上孟长安的照片,韩非仿佛看见了墙壁上张贴了五万元钱。
“都是凭本事挣钱,不磕碜。”
这次韩非在游戏里得到了一个关键的线索——冬花造冰厂,孟诗记忆中最痛苦的地方是造冰厂,这和韩非之前得到的信息不同,他准备等睡醒以后,亲自过去看一看。
……
早上十点钟,韩非被闹钟弄醒,他随便吃了些东西,拿出手机拨打了厉雪的电话。
“你现在有时间吗?能不能陪我去一个地方?”韩非虽然没有参与过破案,但看过很多类似的电影,主角获得线索后直接过去调查,最后导致自己陷入绝境,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去哪?”
“冰箱藏尸案当中,冷鲜货柜很可能不是第一死亡现场,孟诗和晨晨的尸体被搬运过。”
天价宠妻惹不得 淹死的鱼
“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
“那你们知道第一死亡现场在哪吗?”
“暂时还不能确定。”
“我带你过去。”
韩非没花多少时间就说动了厉雪,一个小时后,厉雪骑着摩托车将韩非送到了新沪北郊。
整个新沪占地面积非常广,最富有的人和大部分中产都居住在核心智慧城市当中,智慧城市外面是老城区,这里鱼龙混杂,在公民信息系统建立之前其实非常混乱。
除了智慧城市和老城区外,新沪还有东南西北四个郊区。
随着科技发展,郊区人口大量流入城区,新沪远郊也变得越来越荒凉,那里残留着大片烂尾楼和废弃工厂。
韩非要找的冬花造冰厂就在新沪北郊,这是一家规模很小的造冰厂,它当初选择在远郊建厂,主要是因为这里电费便宜,水源充足,周围也没有什么居民,不用担心扰民的问题。
离开主干道,韩非和厉雪在大片烂尾楼中间穿行,明明是白天,但是周围却看不见一个人。
又走了十几分钟,韩非最终在一条小路的尽头看见了造冰厂的招牌。
那牌子严重掉漆,字迹斑斑驳驳。
“这造冰厂感觉已经关停很久了。”
进出造冰厂的道路满是裂痕,缝隙中长满了草。
“就算这里是被害人的第一死亡现场,我们时隔十年再过来又能查到什么呢?”厉雪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很激动,不过她在路上就已经冷静了下来:“韩非,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是第一死亡现场的?”
“大概猜测出来的。”韩非随口敷衍了一句,他看着两米多高的水泥墙,助跑过后,高高跳起,扒着墙头翻了进去:“体能确实变好了许多,以前我爬个树都费劲。”
“你别一个人往前冲,也不要离我太远,明白吗?”厉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跳了进来,她明显要比韩非有经验,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没问题。”两人声音都压得很低,他们沿着墙角往厂房里面走。
进入造冰厂后,两人刻意减少了交流,能不说话就尽量少说话,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搜寻线索上。
向左结婚向右私奔 蓦然
冬花造冰厂并不大,两台严重生锈的冰砖机和碎冰机就摆在院子里,周围搭的简易棚子已经坍塌。
“进厂房里面看看。”
两人一左一右进入昏暗的厂房,这里温度似乎要比外面低一些。
时间跨度太大,厂房里也没有任何收获,在韩非思考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的时候,厉雪却独自在屋内走来走去。
“你在干什么?”
“造冰厂一定有存放冰块的冰库或者冰窖,但我们进入这里后并没有看到存放冰块的地方。”厉雪走到厂房东北角的时候停了下来,她掀开地上的破草席,下面是一块很薄的钢板。
“我来帮你吧。”韩非走过去想要帮忙,厉雪却猛地抬起了手臂,示意韩非不要过来。
她围绕着钢板走了一圈,打开了执法记录仪,然后从后腰取出了警棍。
这时候韩非也发现了异常,那块钢板边缘处没有被草席覆盖,但是那里却没有任何灰尘,就好像最近一段时间也被人打开过。
巔峰 小 農民
“地下冰窖里有人?”
厉雪给韩非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随便拿些东西防身,然后单手抓住钢板一侧,轻轻将其打开。
钢板下面,黑漆漆的冰窟里能听到风声,这个冰库似乎还跟其他地方相连接。
拿出手机,厉雪给自己同事说了一连串的位置编号,接着打开手机照明功能,独自进入地下冰库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