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ezt优美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文笀-第四百六十八章 三月天下第一可愛!分享-hgch5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怎么样?”
何瑶理了理秦三月的头发,再招来一点风,将她发丝间残余的碎发吹出来。
秦三月左右转了转身,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满意地笑道:“很好啊,这手艺不是挺好的嘛。”
“得亏你头发长,我可以一点一点试错。”何瑶挥手将垂落在地上的头发卷起,问:“这些头发怎么处理?”
对于修仙辈士,身体发肤都有着不同的用处,一般而言是不能随意丢弃的。
秦三月看着堆积在一起的头发,想了想说:“给我吧,我先收起来。或许以后还有用。”
何瑶没多说什么,将剪下来的头发递给秦三月。
秦三月不知从哪儿唤来一团包裹在霞光中的团状物。团状物开出一道口子,将头发尽数吸了进去,随后像“火光熄灭”一样消失了。
“这是神通?”何瑶好奇问。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的波动,不免有些奇怪。
秦三月笑道:“不是啦,我还没学过神通。是个小精怪。”
“精怪,这样啊。”何瑶倒是没想起什么修炼路数是针对“精怪”的。不过,比起这个,她现在更关心的是秦三月本人。
刚才听了秦三月一番对闭关期间“梦”的讲述,各种光怪陆离的梦都有,也有寻常平凡的。这给何瑶的感觉就像是,每一个梦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但又形容不出来个具体的。而且,根据秦三月讲述时的语气变化,肢体语言等等,她觉得秦三月还有着许多的“梦”没有讲。
当然,何瑶不是在调查秦三月,哪能去刨根问底。秦三月愿意说什么,她便愿意听什么。
“何依依出什么事了吗?”秦三月忽然问。
“你发现了?”
“嗯……刚出关,我就感觉到他的异样情绪了,好奇就先去见了他,但他不愿跟我说。”
何瑶神情复杂,“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但真要理个清楚也没那么容易。”
“瑶姐姐介意我推演吗?”秦三月问。
“推演?”
“嗯,就是通过你去推演何依依的事。”
何瑶讶异,“你还会这个?”
秦三月淡淡一笑,“哎,老师教的就是这个。闭关五年,才算是入门了。”
“这样啊。”何瑶没多想,她愿意托付信任于她,“来吧,要我怎么配合?”
羅馬全面戰爭之帝國崛起
秦三月伸左手,同何瑶右手十指相握,“瑶姐姐放轻松。”
何瑶调整呼吸,随后收敛气息。随后,她感觉手心暖暖的,像是有淌着热水。她看向秦三月,发现秦三月目光变得格外深远宁静,呈现出“失神”的样子,但其间仍是有光芒泛动着。
这样大概持续了十息的时间。
秦三月双眼迅速回神,敛去深远之意,变得通明起来。随后,她念起一个名字,“第五……蔷薇。”
何瑶惊讶道:“推演完了?”
“嗯,差不多了。”秦三月露出思索状。
“这么快!”
“哎,没有阻碍嘛,一点就通。”秦三月笑了笑,然后说:“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何依依经历了那么多事,也成长了那么多。”
何瑶一脸怨气,“什么成长不成长,还跟着小孩子一样耍性子呢。”
秦三月摇头,“瑶姐姐你这可就错怪他了。何依依不是在耍性子,是——”
忽然,暴躁的开门声打断了她。何依依大喘着气,搀扶着门框走进来,“秦姑娘……”
秦三月没有停,笑着,并且加大声音说:“何依依啊,是太单纯了!”
“啊!”何依依是拼命跑过来的,本就累得不行,忽然听到秦三月这一声,一个不稳直接脸撞在地上。
“哎呀——”何依依捂着脸爬起来,“秦姑娘你在说些什么啊!”
何瑶恼道:“这么大个人,还这么笨!”
何依依缩了缩脑袋,“跑太累了,太累了。”
“谁跟抢什么吗!猴急成这样。”何瑶越看何依依这副模样越是恼火。
秦三月调解道:“不至于不至于,瑶姐姐莫要生气。”
“还是三月好。”何瑶听着秦三月声音,心情便好多了,“哪像那小子!”
何依依很是委屈,“我怎么了嘛……”
“一点都不通人性!”何瑶说着又恼火起来。
秦三月一个跨步,站到何瑶跟何依依之间,“我说啊,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这样。”
何瑶哼一声不多说什么。
何依依老老实实地搬个凳子来坐下。
秦三月安抚着何瑶也坐到另一边。随后,她开始说话,“嗯,事情的大概,我基本清楚了。”
“啊……”何依依一脸尴尬,“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所以,你还想隐瞒着遮羞吗?”秦三月问。
何依依脸微微一红,说不出话。
秦三月继续说:“第五蔷薇具体是个怎样的人,只是初步推演了,我说不太清楚——”
“等等!”何依依打断秦三月,瞪大着眼睛问:“秦姑娘是通过推演知道我的事的?”
“嗯,稍微推演了一下你的事。”秦三月笑问:“你不会怪我吧。”
“不不不!推演?你确定是推演吗?”
“嗯……是。别的我也不会。”
“用了多久?”何依依追着问,看上去有些着急。
秦三月顿了顿,说:“大概,十个呼吸吧。”
何依依倒吸一口气,随后因为先前狂奔太累了,忍不住咳嗽起来,把脸都给咳红了。
“你怎么了?”秦三月有些不解。
何依依费了老半劲儿才缓过来,“我只是吓到了,吓到了!”
他震惊于秦三月居然只用了短短十息就推演出了他的事情,十息,十息啊!而何依依自己用《春秋卷》学了几年了,现在推演个事也得沉下心来,一点一点去剥离感受分析。他估计,如果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去推演同等轻重的事,得用上一个时辰,或许还不止,甚至可能推演不出来。
十息的时间,别说推演了,连沉下心都做不到!
所以他才说自己被吓到了。
秦三月意识到什么,随后笑着说:“你不必惊讶什么,毕竟我是专门学这个的,学了好几年了。”
“我也是学这个的……”何依依说。
秦三月眨眨眼,“说不定你闭关五年,也能跟我一样?”
“那还是算了。”何依依不认为自己闭关五年就能达到秦三月的水平。“我只能说,秦姑娘你实在是了不起!”
“不不不,我很普通的,是老师教的好。”
“唉,秦姑娘不必妄自菲薄,我正是接触到这一块,才能说你是真的了不起。”
秦三月也不能再说自己很一般了,再那样说未免显得谦虚过头。而且,闭关五年,经历了许多,她也不再像五年前那样,认为自己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不说这个了。”她回到本来的话题,“说起来啊,我觉得你跟第五蔷薇之间,两个人都有过错,但何依依你,大错特错。”
“唉,我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也不至于如此。”何依依叹了口气。
秦三月笑着说:“你们啊,就是一个在逃避,一个在顺从。”
“我在逃避……”
弃嫡 夏非鱼
“不,是第五蔷薇在逃避,你只是过分顺从了,没点自己的主观意见,也羞于表达。”
“这样说我我承认,但她,怎么逃避了?”何依依皱起眉。
剑辰
秦三月慢步走动起来,边走边说:“难道,从她对她姐姐的态度,你感受不出来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吗?”
“你还推演出了她跟她姐姐的事啊!”何依依更是震惊了,他以为秦三月最多推演出了自己跟蔷薇之间的事。
“我想更多了解她嘛,不然不好说。”秦三月有些歉意,“不过,这样可能有些冒犯你们。”
“这也没什么,不是多大的秘密。”何依依摇摇头。他想了想,“照你这么说,她的性格似乎就是那种越是亲密越是容易逃避。”
“这种性格其实挺多的。”秦三月看着别处,“许多人都是这样,不愿意表达出自己的情感来,尤其是亲密的关系。往往,你越是去触及到这方面的事,对方越是容易逃避。蔷薇姑娘便是这样,她其实应该是对你抱有亲切好感的,只不过一直以自己在完成任务这个理由安慰自己,这样的做法,除了容易让人误会外,也无伤大雅。”
说着,她鄙夷地看了一眼何依依,“而你,何依依,居然用那样笨的方式去挽留她。故意换药材,让自己治伤成果毁于一旦,以为这样就能让她留在你身边更久。不得不说,你真是一点都不尊重人,把别人当笨蛋,彻底摧毁了你们之间的信任。”
“别骂了别骂了。”何依依尴尬得头都快缩进脖子里了。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何瑶看她的眼神。
“唉,我也能理解,毕竟你没多少经营,以前只顾着扎书里了,理不清楚这些也是正常的。”秦三月拍了拍何依依肩膀,“我还是得给你打打气的。事实上,你还有希望。”
何依依抬起头,满怀希望地看着秦三月,“秦姑娘你一定是这方面的大师!请你教教我。”
秦三月面不红心不跳,“大师说不上,只能说小有成就。”
后面的何瑶好奇问:“三月经历过这种事?”
秦三月背过身,想了想说:“深有体会。”
何瑶打趣道:“莫不是已经芳心暗许了?”
“我只爱我自己。”秦三月双手抵在自己心口。
“淘气。”何瑶笑了笑。
“所以!”秦三月忽地转过身,猛地拍在何依依肩膀上,“何依依,不要像个懦夫一样,在这个缩头缩脑的。人家蔷薇姑娘可是在战场上杀敌啊,你倒好,养好伤了,在家里边儿偷闲,你心里过得去吗?”
“那我该怎么做?”
“既然你亲手摧毁了你们之间的信任,那就得亲手建立起来。”秦三月说,“那叠云国不是三番五次请求你去前线吗?你去呗!”
“啊?这……”何依依小声问:“没问题吗?蔷薇她可是一点都不想见到我的。”
“我问你,你们之间有仇吗?”
“说不上。”
“有怨吗?”
“没有。”
“那有什么问题,人家只是不信任你了,觉得对你有好感很丢脸而已,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秦三月说,“照我说,你顾虑这么多就是矫情,这也不敢那也不敢,有什么资格喜欢别人?”
“……”何依依被批评得说不出话来。
“既然别人恨你入骨,那你就去道歉嘛,就去重新建立信任嘛。叠云国这么看重你,那你就直接去前线,看看能不能混个指挥啥的,把蔷薇姑娘揽到你麾下,多花时间去接触,循序渐进,好好相处,慢慢培养感情,总是行得通的。你要在这家里缩着,一辈子都没希望了。”秦三月一溜地说出来。
何依依豁然开朗,“这样啊!”
“两个人之间,摧毁信任可能只需要一个眨眼的时间,但建立信任或许得花上几年,甚至几十年。你要有足够的耐心,就用足够多的时间去陪伴吧。”秦三月鼓励道:“记住,感情这回事,是两个人的事,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付出。”
“如果一直都不行呢?”何依依还是有些心虚。
秦三月笑道:“一直都不行的话,说明人家姑娘是真的不喜欢你,你也就别纠缠不清了。拿得起,你就必须学会放得下。”
“总感觉好沉重啊。”
“呵,不然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秦三月挑眉道,“都已经成年了,还想活在单纯的梦里吗?”
何依依眉头拧巴着,“唉,秦姑娘说得没错啊。”不过,他倒是有些不太适应言语一下子变得这么尖锐的秦三月。他记忆里,以前的秦三月说话都是体贴人心,善解人意的。现在嘛,虽然还是善解人意,不过没那么体贴了,怎么说呢,他想了想,应该说秦姑娘变得更加大方,以及“帅气”了,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我说归我说,怎么做还得看你。”秦三月附身,到何依依面前,细声说:“不过我提醒你啊何依依,蔷薇姑娘的处境很危险,你再不行动的话,可能会后悔。”
何依依瞳孔一缩,“秦姑娘你也推测到了吗?”
秦三月摇摇头没多说什么,“心知肚明即可,多说无益。”
何依依点点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想了片刻后,站起来说:“我先回山水楼了。”然后看向何瑶,“姐姐,明天我会给你答复。”
何瑶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何依依迅速离开。
浴火重生:恶魔五小姐
何瑶叹了口气,“唉,幸好三月你出关了,不然何依依这状态,我真没办法。”
“瑶姐姐自己也可以说的。”秦三月亲近地贴在何瑶身边。
“我们是姐弟,有些话我没法说得太明,而且他听我说话的态度是跟听三月你说话不一样的。”何瑶说。
“倒也是。挺奇妙的吧,人与人之间。”
“要是每个人都能像三月你一样,或许就美娜多误会了。”
秦三月笑了笑,“我也不是什么好性格啦。碰到有些事,我也还是会任性,会不讲道理的。”
“哦?跟姐姐说说?”
“不要啦。”秦三月闪身到一边去。她推开窗望着外面的天空,雕琢气月亮摆在天上,还有云气上面那厚重的树冠被秦三月尽收心底,“变化是真的大啊。”
“对了,三月,有件事。”何瑶想起什么。
“什么?”
“你能联系到你的先生吗?”
秦三月顿了顿,“老师啊。”
“嗯,”
秦三月勉强一笑,“抱歉啊,好像不能。”
何瑶摇摇头,“没关系。”
“是有什么事吗?”
赤島迷情 謝莫瞞
“有封给他的信,两三年前就送到我这里了,但一直没有机会送给他。”何瑶看着秦三月,“三月你能收这封信吗?从落星关寄过来的。”
秦三月微微张嘴,然后呼了呼气,“还是算了,老师自己的信,我收也不好。”
她脑海里浮现起五年前叶抚的样子,不由得想,老师去哪儿了呢?怎么一点也感受不到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酸酸的。
现在通过何瑶推演何依依的事时,她顺便推演了关于老师的,遗憾的是推演不到,倒是知道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黑石城不知为何被扭转了地方,且黑石城里的三味书屋已经消失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何瑶问。
秦三月眼神迷失片刻,随后笑道:“我想去看看居心姐姐。”
“居心啊。”何瑶想起她,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自上次离开后,居心就再没回来过。她缓了缓,然后笑着说:“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嗯,知道。”
“也好,去看看也好,她肯定非常高兴的。”何瑶说着,顿了顿又继续:“不过,你不打算回黑石城吗?”
秦三月洒然一笑,“三味书屋都不在了,我还回去干嘛呢?”
“你知道了啊。”何瑶想着现在三月出关了,结果老师也找不到,书屋也不见了,一副“无处去,无处归”的样子,语气难免有些心疼。“不过,三月你可以把这何家当个落处嘛。”
感受到何瑶对自己的关切,秦三月温柔地说:“没关系的瑶姐姐。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啊。”何瑶感叹着,“真是物不是,人也非啊。”
“漫长岁月里,变化总是会有的。”秦三月站在窗前,夜风吹拂她的身影,“我们无法奢求一成不变,永远如初的事物,只能尽可能记得他们本来的模样。”
何瑶看着秦三月,恍然间有种叶先生站在那里的感觉,难不成一个师门里,便会成这样子吗?
随后,秦三月转过身,开心地笑着说:“瑶姐姐,城里好像有很大的夜市啊!”
“啊是,君安府以前每个月都有一次,但是叠云大周交战以来,改成三个月一次了。”
“好啊,瑶姐姐快陪我一起去看看吧!我都快闷死了!”秦三月欢快地奔过来。
见着奔向自己的秦三月,何瑶又无比确认,三月永远都是三月,不会是叶先生。
要说为什么,何瑶想啊,定是因为三月天下第一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