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40z人氣言情小說 超級魔獸工廠-第1935章 東方大師展示-wdrll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马上修改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重生之侯门孤女 鹊桥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邪皇霸宠:呆萌炼魂师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错遇惊婚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恶魔校草欺上身:甜宠999次 草莓果果冻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魔幻版主神成長日誌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 千淳果果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壹代梟仙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
伊泽贝尔眼珠一转,学着东方电影里的姿势,双手交叉,朝着李修文深深的鞠了一躬。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记名弟子。”
李修文大笑说着,看起来非常高兴。
不过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拜师不过是说着玩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师父没想过一直做师父,徒弟也没想过做大孝子,各怀鬼胎,都在演戏。
别说寻常男人,就算克里斯蒂娜、梅雷迪斯此刻,都心中一软,恨不得将心中的隐秘说给伊泽贝尔听。
“你这是在央求我?”
李修文淡淡一笑,“除非做我的弟子,否则这等手段不可外传。”
伊泽贝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李修文,左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难道自己魅力大减了?
肯定是这家伙只喜欢男人!哼!
“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我要拜你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