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ohw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51章 管教推薦-uundt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贾宝玉心情十分愉悦。
虽然王夫人给他庆功的那日晚,趁着酒意亲香过李纨,还亲手丈量过她胸前的饱满,但那时毕竟脑袋不清醒,甚至李纨心里估计都以为他完全不知道那件事。
哪像今日这般,贞静保守的大嫂子主动送上郑重珍藏的芳香唇齿……
跨入绛芸轩,听见里屋有哭声,贾宝玉不由放慢了脚步。
正好茜雪在外间擦拭杯碟器具,便问她怎么回事。
“是晴雯在里头哭呢,二爷进去瞧瞧就知道了……”茜雪有些不敢瞧贾宝玉。
贾宝玉这才想起之前走的时候把晴雯套在屋里了。
走了两步正要进屋,又回头吩咐道:“去把袭人、麝月她们都叫来。”
茜雪自然应下,于是贾宝玉才掀开帘子进屋,一眼就看见坐在炕上抹泪儿的晴雯,还有旁边正孜孜不倦的安慰晴雯的檀云丫头。
“二爷~”
檀云看见贾宝玉进来,赶忙起身行礼。
但是晴雯却在横了他一眼之后,举着手帕继续抹泪儿,只是哭的更明显了。
贾宝玉便就在她身边坐下,笑道:“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晴雯往旁边挪了挪,不理贾宝玉。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田
贾宝玉看向檀云。
檀云连忙挥舞着小手道:“没,没人惹晴雯姐姐生气,是,是……”
贾宝玉看明白了,转身勾起晴雯别过去的脑袋,笑道:“这么说,你是在生我的气了?”
晴雯的脸型至少三分与黛玉相似,都是非常美丽精致的“蛇精脸”,一双水汪汪仿若能说话的大眼睛。
此时哭起来,更是神似黛玉。
而且眼神中那抹委屈丝毫不作伪,贾宝玉倒心疼起来,便揽着她的肩头抱在怀里,小声安慰道:
“好了好了,我的乖乖小晴雯别委屈了,算我错了好不好,我现在帮你解开……”
原本幽怨、赌气的晴雯闻言,所有的情绪全变成委屈。
她扬起脖子,一边方便贾宝玉给她开锁,一边哭诉道:“你还说,都是你,害的她们都来看我的笑话,连宝姑娘都亲眼瞧见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嘛,呜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折辱人……”
贾宝玉给晴雯脖子上的项圈解开之后,将钥匙递给檀云,然后笑道:“你看你也知道委屈嘛,那你去欺负别人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人家也会委屈呢?”
婚后再爱:总裁前夫缠上身
“那哪儿一样嘛,我就套了她的手,她要是不张口就骂人,我一会儿就给她解开的。
哪像你,上来就套人家的脖子,还把人家像猫狗儿……像老虎一样锁在屋里,一锁就是足足一个下午,人家在这里动都动不得,呜唔~~”
不知为何,听得晴雯这般哭诉,贾宝玉心中只觉得好笑。
宦海仙途 白领如来
但是为了不让这只小老虎发飙,他便忍住,一手揽着她那紧绷滑腻的水蛇细腰,一手在她背上轻拍着,笑问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叫她们给你一把剪刀,将这皮链剪断?”
晴雯的哭声戛然而止,昂着头与贾宝玉的眼神对视,仿若被人发起了灵魂拷问。
剪刀……
是啊,剪刀!
晴雯完全懵了。
她是真没有想到!
最开始被套住的时候,她以为贾宝玉一会儿就回来了,然后就给解开了,倒也没想的太多。
熟知她蒙着被子在炕上都睡了两觉,眼见天斗要黑了贾宝玉还没有回来,她这才伤心、委屈齐上心头,这才哭了的。
再说,那链子做工精致,又扎实,多少也值一二钱银子。
总裁的替罪情人
她是个丫鬟,她的思考方式决定她不会第一时间想到破坏财物来换取自由。
别人就算想到,也因为不敢招惹她等原因,而没有提醒她。
心中虽然暗骂自己蠢笨,嘴上晴雯自然不会承认,定要将罪过全部怪到贾宝玉身上,让他心怀更多愧疚。
“那人家哪敢啊,你走的时候吩咐不准解开,就算给她们一百二十个胆子,你不回来,她们也不敢拿剪刀来帮我。”晴雯努嘴,理所当然的哼哼道。
虽然说得通,但是因为她停顿思考的时间太长,贾宝玉几乎将她的心思都看穿了。
因笑道:“好啊,既然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那就让你家二爷来好好补偿补偿你……”
终极特种兵
说着,便捉住她的双手,将她放倒在炕上,然后压着她在她脸上、脖子上一通啃。
晴雯哪里受得了这个,自然百般挣扎呵斥,可惜无甚效果。
眼角又瞥见屋里进来了其他人,情急之下,甚至对贾宝玉口吐芬芳。
当然,也就是一些诸如“登徒子”、“滚开”、“可恶的坏蛋”之类的词汇,并不敢像她之前与龄官对骂之时那样辱及长辈、祖宗……
即便如此,也令檀云和茜雪等人咋舌了。
难怪这小蹄子整天偷奸耍滑,不做正事,一派耀武耀威的模样,别人还都不敢得罪她。
都是二爷给宠的。
整个屋里,除了她之外,谁还敢这般与二爷说话呢!
贾宝玉对于晴雯的放肆自然不以为忤,别看晴雯表面上看起来愣头青,总给他惹事,实际上她心里聪明着呢。
她知道他的性格,因此便在他的可宽恕范围内,尽情的蹦跶……
别说,这还真给他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嘛,这一招旁人大概是学不会的了。
因为若是没有晴雯这样标致的外表,他大概是没有那么多耐心的。
有那样容貌的人,也没有她这样的条件和身份。
进来的丫鬟都是他的人,贾宝玉也无需避讳什么,在晴雯的白嫩肌肤上过足了嘴瘾,贾宝玉方慢慢起来。
底下几个丫鬟,袭人、香菱、麝月、茜雪、檀云和春燕几个,脸蛋都红彤彤的。
特别是春燕,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贾宝玉轻薄屋里的丫鬟!
贾宝玉也不给她们太多害羞的时间,正了正衣冠,问道:“叫你们进来,是有一件差事要交给你们,你们谁自告奋勇替我去办啊?”
“二爷,什么事?”
袭人秉承贤惠的作风,故意不去看旁边的晴雯,只低头问道。
“近来京中被抄家的人多,我救下了几个安置在城北。我已经让那边的尤大嫂子选了几个服侍的人选,就差一个揽总的人,其他人我也不放心,就准备在你们几个中间选一个。”
袭人听了,犹豫道:“我们都是二爷身边近身伺候的人,去服侍外人只怕不妥……”
“不妨事,都是女子而已。”
“嗯??”
休说小丫头就懵懂,虽然屋里的丫鬟,最大的袭人也才十六岁,但是听到贾宝玉说都是女子,所有人几乎立马便抬起头来。
一旁好不容易把自己脸上口水擦干的晴雯坐起来,冷笑道:“我看不单是女子,都是美人儿吧!”
贾宝玉便拉她的一只手抄在怀中,一手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戏笑道:“再美,也没有我的小晴雯美。”
这话便说的晴雯不好意思起来,扭捏一笑,埋头不敢再多话。
袭人心道,能让二爷安排她们去服侍的人,想来定是得二爷看重的人。
只是不知是些什么样的女子……
想了想,她道:“我要照看这院里的事情,不大走的开,香菱妹子柔弱,也不好外派出去,檀云和春燕年纪又小,如此一来,只怕也只能从晴雯、麝月、茜雪三个人中选了。”
贾宝玉闻言觉得有理,他也是这么想的。
贺兰氏几个以前也是家中做少奶奶、小姐的人,只怕一时难以转变心态。
这个时候,总得有一个他信得过的人去给她们教教规矩之类的,以避免再闹出不愉快的事情。
其实他心中最合适的人选是杜秋娘,因为杜秋娘才是最会伺候人的,说不定,还能顺道传授她们一些秘技。
不过杜秋娘如今帮他署理女舍那边的事情,也不好大材小用。
所以他才想到身边这几个丫鬟,至少她们都是最知道他脾气性格的人,有她们过去管带,能最快的消去贺兰氏等人对他的陌生感。
他也能放心。
“我去吧!”
总裁大人,别傲娇!
贾宝玉还在考虑究竟让谁去,耳边传来晴雯的声音。
她那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我倒要瞧瞧,究竟是什么样的美人儿,能把咱们二爷的魂都给迷了!”
贾宝玉偏头看着晴雯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忽然觉得很好……
像水晗月那样傲娇惯了的小娘儿们,换成别人,恐怕还真不一定能镇得住她。
唯独这个小蹄子,心比天高,心狠手辣,或许她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吧,那就你了。
你现在就去收拾几件贴身用的东西和衣物,其他一律不用带,那边都有的,一会就和我一道过东府去。”
拍了拍晴雯的手,贾宝玉将此事定下来,又对袭人等道:“这件事你们别对旁人说,若有人问起晴雯,只说我有事将她带出去了。”
袭人都躬身应是。
不一会之后,晴雯果然没带几样东西,打了个包裹抗在肩上,脸上尽是兴奋的神色。
自从十一岁进了贾家,她还从来没有正式出过门呢!
贾宝玉见她准备妥当,便拍手让跪着给他捶腿的香菱和檀云起来,分别在她们脸上亲了一口,笑着吩咐道:“我最早也是明晚才能回来,你们也不用等我,收拾好了该休息的就休息知道么。”
懶懶小萌寶:第壹狂妄娘親
逐鹿崇禎末年
“嗯嗯……”
起身就要走,想了想,又招过袭人、茜雪、春燕几个,分别赏了一个香吻之后,方带着晴雯离开。
路上,晴雯自然对她要去的地方,以及那地方的女人百般追问。
因为此时只有他们两人,贾宝玉倒也不瞒她,将实情与她说来。
左劍魔尊
晴雯此时才知道哪里是什么救回来的人,分明是下面人送给她家爷享用的美人!
不满是有的,但是知道她们罪奴的身份,晴雯却又高兴起来。
要知道,罪奴和奴也是不一样的。
比如她和袭人那种,家生子的奴才或者是卖身进府的,只要服侍的主子好,主子一个恩典,就可以脱去奴籍了。
但是罪奴不行。
罪奴,就是朝廷或者皇家要你去受苦受难的,岂能轻易让你脱去奴籍?因此对大户人家来说,你买罪奴用无事,但是你要是敢私自给她们脱去奴籍,甚至要是对她们太过于优厚,都有可能被盖上一个包庇罪的名头。
于是,晴雯笑嘻嘻的问:“那二爷,她们要是不听话,我可以让人打她们么?”
晴雯搓着小手手,有些期待的问。
在怡红院,不说有袭人始终盖她一头,就是小丫鬟,她也不敢打。
因为她知道,这是二爷不允许的。
但是现在好了,二爷要自己过去帮她调教女奴……她是这么理解的。
那么,她在那边不是成了最大的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贾宝玉瞧她兴奋模样,心下暗道,难道这小丫头还有施虐的爱好?
若是这样,将来若是有机会,不防让她和吴贵妃凑成一对。
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敢不敢对贵妃动手……
“我让你过去,是负责署理她们的生活,教给她们规矩,可不是让你去欺负人的。
当然,若是真有那不听话的,你也可以动家法……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你要是做的太过分,闹出事来,到时候我可拿你是问。”
虽然很想让贺兰氏几个都变得乖乖的,但是,贾宝玉还是不得不给晴雯套一个紧箍咒。
不然要是任由她胡来,万一有人忍受不住她给自尽了,岂非美事变丧事?
到了别院,与尤氏交代一番,贾宝玉便把晴雯交给尤氏,让尤氏来安排后面的事,而他则直接出二门去了。
时辰已不早,估计茗烟等人早准备妥当,他该披白进宫了。
尤氏住的院里。
尤氏拉着晴雯坐下,指着底下的六个丫鬟,两个年轻媳妇,两个年老婆子,与她分别介绍了一番,然后笑道:“这是我按照王爷的吩咐挑选出来的十个人,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你瞧瞧可还行,要是不行,我再另行给你挑……”
晴雯有些不适尤氏对她的客气,尤氏到底是以前宁国府的当家奶奶,便是此时也是替贾宝玉掌管着偌大的别院,她岂敢造次。
但是她知道尤氏为何对她客气,心头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升起,便觉得今儿被套了一个下午也值得了。
换成别人,二爷还不乐得欺负呢!
笑着恭维了尤氏两句,她才转眼看着下面规规矩矩立着的人,心潮忍不住的澎湃。
这辈子,她第一回管带十个兵!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只要自己好好表现,以后二爷肯定能让自己带更多“兵”的。
尤氏见晴雯这边没有异议,便收敛了笑容,正色的瞧着底下十个人,吩咐道:“到了那边院里,你们十个人都以晴雯为首,要听她吩咐知道么?”
“是……”
“王爷说了,你们过去的时间,每个人的都可以领双倍月钱。
王爷还吩咐了,只要你们服侍的好,回来之后,另有恩赏。”
丫鬟仆妇们自然欢欣的叩谢。
然后晴雯问道:“尤大奶奶,那我们何时过去呢?”
她都有些等不及了。
“不急……”尤氏笑着,招手让人把屋里的屏风挪开,露出后面堆积了好大一片的彩缎、锦盒包裹着的东西。
晴雯不解。
尤氏笑着解释:“这些都是近来各家府邸送给王爷的贺礼,前儿个的时候王爷让挑出来的,都是一些吃的、用的东西,里面还有羽绒、锦缎,王爷说了,这些东西你过去之后,由你分派给院里的六位夫人小姐们使用……”
晴雯暗暗咋舌,她也是识货的,光看那些货物的包装,便知道都是上等货色。
而且,还这么多……
尤氏看出晴雯的心思,低声与她说道:“这些东西,你也可以取用一份的。”
“真的?”
“自然是真的,王爷刚才亲口说的。”
晴雯便神采飞扬起来。
虽然在怡红院什么都不缺,但是做主子分派财物的款,她也没有过。
然后一想也对,二爷可是让她过去管那些女人的,要是她吃的穿的用的还没有她们好,还怎么管带?
心中不由佩服起贾宝玉的英名,也暗下决定,定要用心把这件差事办好,不说将来得到更多的重用,便是以后回去,也好和袭人她们显摆了……
尤氏看着眼神泛光的晴雯,心中也不由感慨她好命,摊上一个如此宠她的主子爷。
然后又不禁脸红。
她也是到今日才知道前儿个贾宝玉让预留的几份礼物是给他外头的女人准备的。
啧,一下子就六个,他还真是好胃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