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一言落罢。
一位年近五旬左右的老者抚须一笑,平静道:“少将军太客气了,老朽不过只是提以思路罢了,具体操作细节不还是出自您自己嘛。”
此老者便是三年前于鹿耳山与诸士子谈古论今,浅谈天下时局的汉室宗亲刘逢,字开泰。
自从当日一别以后,他次日便决定下山投效汉军为兴复汉室而实现自身抱负。
再抵达成都与还是汉中王的刘备相见以后,刘备亦是受其一身所学给予震撼,便准备给其加官进爵留于王府效命。
但刘逢还是婉拒,告知自己已距离讨董以后南下荆襄数十载,早已于荆州之地安家,愿回到荆州为君侯效力而出谋划策。
回归以后,关羽却觉得自己帐下已有马良、王甫等人参谋军事,便让其辅助了驻军荆西地带的上庸诸地的关平所部。
毕竟上庸与南阳相邻,直面曹魏威胁,关羽还是为关平深思一番,权衡了利弊。
闻言,关平笑了笑,遂正色道:“先生谦虚了,若没有您的提点,本将也不可能会想到主攻东移的方向啊,哈哈。”
“呵呵。”一时,二人都各自笑容满面。
……
讨论了许久,关平回到正题,随即道:“傅将军,接下来便由你率水军之众以南新城为据点修建水寨,每日巡船于沔水与长江的交汇口,随时为我军输送而来的粮道保驾护航,提供便利,并且待吴军到位以后,你要协同孙权一道彻底完成对江面的封锁。”
“此次本将要要曹魏援军无法从淮河各大水系运兵运粮,而只能从陆路通行,加大他们的后勤压力。”
说到此处,关平神情严肃,一拳狠狠砸在屏风上,厉声道:“我有预感,此次江夏之战,我军与曹魏势必会形成拉锯战,那后勤的比拼无疑会成为关键。”
说罢,他随即又道:“傅将军,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其兵法韬略不下丞相以及法尚书,此次本将会让先生辅助于您统领水军。”
“并且,周将军跟随父帅多载,水战本领也颇为了得,勇武亦是强悍无比,我也会让他听从您调遣。”
“但有一点将军要记住,务必要守好江面,无论是吴军还是魏军都不能轻易交出控江权。”
一时,关平义正言辞的说着。
“那少将军给我等安排了任务,您又统领步军做什么呢?”
闻言,关平呵呵直笑着:“本将当然是率众兵寇上昶城下,会会那文聘近年来所亲自训练的江夏军战力如何呀。”
“什么?”
“这太过冒险了吧,不行,坚决不行。”
话刚落,傅肜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反驳着:“听闻那吴杰乃文聘麾下得力干将,且此次听闻乃少将军您率部来袭,更是拨其三千余众屯驻上昶。”
“少将军只领二千步卒前往,纵然吴杰不敢开城迎战,但若江淮援军抵至,却又如何抵挡,那岂不是会陷入险境?”
说罢,一旁饶是聪慧无比的关索也是满面忧心,显然附议傅肜的看法。
但谁料关平却是一脸平静之色,丝毫不慌,挥手淡淡道:“你等不必如此紧张,本将既然敢如此行事,自是有数分把握的。”
“待曹魏各路援军齐至,最快的淮南满宠部至少也需要十天左右的功夫,但本将对付一区区吴杰这等副将,纵使敌众我寡,我也能于敌方援军到来之前将其干掉。”
眼见他神色如此自信,傅肜想了想不由询问着:“少将军,那可是三千精锐魏军,单凭两千余众真能破敌?”
说罢,傅肜其实心里没底,他知晓关平仰仗的底牌是什么。
再前来的途中时,他也曾发现了两千步卒身坚执锐,身批重甲,手持类似斩马刀的长刀,但看似这种长刀更加锋利一般。
而且由于军士间皆身批重甲,防御力也是异常惊人。
傅肜由于见识的原因,自是不清楚这是一支什么军卒。
因为这正是关平花费了三年时间聘请了武器大师蒲元所打造的大唐引以为傲的四刀之一专职用来上阵搏杀的陌刀。
不仅如此,这数载以来,关平还花费重金打造了如此一支重甲,组建了两千余规模的陌刀重步卒,取名为陌刀营。
陌刀营不仅战力惊人,防御亦是极其强悍,关平还特意做过演练,当陌刀营于野外遇上西凉铁骑时,只要及时采取措施结阵而攻,不慌乱间各自迎战。
纵使西凉铁骑战力强悍,冲阵能力天下无敌,亦无法破防。
毕竟,陌刀营不仅装备铠甲是重金打造,且每一位军士都是从军中千挑万选而出的大猛士,几乎人人都是高大魁梧、力大无穷。
如此军士配上重甲,防御岂会不强,外加上陌刀的长度也达一丈有余,亦能砍断战马的马腿。
骑士一方面无法冲破搅乱阵势,另一面又被斩落下来,于陌刀营而言,剩下的便是收割大好首级的机会。
“放心吧。陌刀营乃本将花费三年时光倾力组建,此战我势必让魏人知晓陌刀之危,定让他们感受到浓浓恐惧之心。”
“那种陌刀所向,天下无敌的无尽风采。”
一时间,关平为鼓舞将心,振振有词的握拳高声喝道。
而此刻,听闻关平要亲自领步卒迎战魏军,一侧巍然屹立,仿若铁疙瘩般的勇猛壮汉周仓面色大急,连忙拱手道:“少将军,不,我不留守于此,末将要跟随您,时刻护卫您的周全。”
“出发时,末将受君侯嘱托,务必要时刻护卫您的安危。”
话音落下,关平思虑片刻,随即才沉声道:“周将军,您不必如此忧心。平确实也知您对父帅忠心无比,但平此次出击上昶丝毫不惧魏人,再说以我的武勇,再加上刘伽从旁护卫,又有何人能伤我?”
“据闻自曹贼亡故,曹丕继位稳固权利以后,便猜疑四起,生怕诸兄弟会趁势暗中夺其权,其弟曹彰、曹植等人纷纷被猜忌。”
“现在不是幽禁便是贬职外放。”
说到这,他仿佛还有些忧伤:“唉。以我的武勇,再曹魏新一代大将当中也唯有那被曹贼称为黄须儿的曹彰才可一战,现此人被曹丕幽禁,我自此无对手也!”
说了许多,关平遂静下心来说着:“周叔父,相比陆路来说,此役控制江面更为关键,待我军主力齐至,若没有水军的助力,单凭陆路与曹魏僵持,也难以取得太显著的战果。”
“而傅将军虽统筹水军本领颇为了得,但他也更需要似叔父您这样既熟悉水战功夫又勇猛高强的猛将保驾护航。”
“所以,叔父此次于水战上的重要性远远高于陆地,至于平则无需挂念!”
“叔父何时见我打过无准备之仗?”
随着关平软磨硬泡的劝说之下,花费了好半响,周仓才渐渐接受了。
……
两日以后。
关平率众脱下沉重的重甲,轻装急行终是抵达上昶城下。
远方。
远远遥望着那依山傍水,城墙约莫有两丈之余且城防坚固,都是以山石筑成的。
看了半响,关平不由扭头望着关索、刘伽感叹道:“此城果真坚固,若单凭我等麾下这两千余步卒强攻城池,那无异于痴人说梦,虎口拔牙。”
“索幸我早有准备,兴许要不了几日,吴杰便会陷入断粮的境地了。”
说罢,他大手一挥便命军士寻一险要之处安营扎寨。
对于近在咫尺的上昶城丝毫不理,只是遍布四周斥候,随时打探传递消息。
上昶城头上。
此时,一身戎装,腰悬佩刀的吴杰不由顺着城头往远处的荆州军望去,盯凝许久,遂不由喃喃沉吟着:“这关平究竟又有何轨计?”
“既是气势汹汹率众而来,又为何丝毫不攻城池反而安营扎寨,是何道理?”
思绪良久,他不由猜测着:“难道想与我军比拼粮草,想要等待我断粮之际兵不血刃夺城?”
“但我军储备军粮至少能够支撑半年之久,到那时节陛下定然不会坐视不理,早已派遣各路援军增援了吧?”
“那关平究竟再打何主意呢?”
一时间,注意着关平这反常的举动,吴杰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既然不了解情况,吴杰也不会贸然杀出城,以免中其敌计。
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也!
要说数载之前还有人小看关平,那纯属正常,但若现在还小觑之,那估计也是傻逼级别的人物了。
有着以寡敌众,力挽狂澜破孙权,收复荆州数郡以全据荆襄以及北上入凉,率偏师便能于凉州与曹魏抗衡僵持不下。
此等威胁人物,岂可等闲视之?
……
而就在汉军步卒兵临上昶对峙之际。
此时的吴军,也由孙权亲自挂帅,以朱然、韩当等将为羽翼,率三万军士从蕲春、柴桑等重要军事重镇发兵沿彭泽湖抵达夏口,随后又由长江北上直取坐落于江边的东部重镇石阳。
而得到吴军又来袭的消息以后,亲自坐镇安陆的主将文聘无奈之下,只得亲提主力全力赶赴石阳而去。
由于石阳地势的特殊性,太过靠近长江边上,周边支流众多,极为适合水军的发挥。
以此来看,此次对于江夏的最大威胁反而是吴军。
而且孙权又再次亲自统兵,足以证明吴军对于江夏的势在必得。
针对此,文聘也丝毫不敢大意,故而他要亲自坐镇石阳,以全力抵御吴人的大举进攻。
他深知,一旦石阳突破,那安陆便危矣!
一旦让吴军夺得江夏,便可从侧翼进入淮河支流,如此势必将影响淮南方面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