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h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的諜戰生涯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僅僅是因爲我是你的搭檔?推薦-aeqt1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
(感谢猎书强人的打赏!!!)
“黄泉训练营?”
抗日之特战军魂
听着戴老板的话语,白泽少一愣,因为他并没有听过这个训练营。
“就是你和池上慧子早前参加的那个死亡训练营,目前正式更名为黄泉训练营”戴老板解释道。
“据我所知那个训练营因为死亡率太高,而且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在我们毕业以后,就已经关闭了”
“难道现在又开始招收新学员”白泽少疑惑的问道。
“没错,的确已经重新开营,之前和你交手的人就是最新毕业的学员”
“你们这批学员虽然生存下来的没几个,但每个人都发挥出超乎想象的作用”
“基于此,上面才会同意重启训练营”戴老板回答道。
白泽少忍不住吸口冷气,如此看来戴老板或者说上面应该又会有大动作。
囚爱童养媳:噬心前夫请止步
只是他不明白戴老板为什么会和他说这些,毕竟他的级别在哪里摆着,根本不应该知道这些事情。
所以好奇的问道:“处座,您把他们带这里的目的是?”
“就是让你这个学长看看他们的成色”戴老板淡然的说道。
白泽少点点头继续道:“处座,说实话,这些人身上的痕迹太明显,比起我们那届学员刚毕业的时候,真的有很多不足”
“他们不论是做明面上的护卫,还是潜伏后方,这一点都是致命伤”
“我不太明白他们怎么会顺利毕业的,而且毕业人数似乎有些多,难道现在标准已经降低?还是说换了教官”
对于白泽少的分析,戴老板很是满意,不愧是他手中的王牌特工。
仅仅凭借眼前的一幕,就能推测道背后的这么多东西,这一份眼力可不是谁都有的。
笑着说道:“你猜测的不错,训练营毕业的标准已经降低,至于里面的教官也早就换了”
“原因什么的,我就是不说你也大概猜的到,阻力太大谁也没办法,而因为一些原因训练营还不能停止招收学员”
十圣神之凌羽传
说道这里的时候,即使以戴老板如今的地位,都免不了有些唏嘘感慨。
“这么说现在的训练营已经变成速成班?”白泽少问道。
“那倒也不是,虽然要求低了,但比起一般的训练班还是要严格的多”戴老板摇头道。
白泽少点点头,话说道这里,他依旧没有弄清楚戴老板的真正意图。
“小白,你觉得黄泉训练营需要改进的地方有哪些,我的要求是既不能出现太大伤亡,也不能降低训练水准”戴老板再次说道。
“这……处座我没有看过他们的训练记录,也不知道这批学员有多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讲”白泽少挠挠头无奈的说道。
“倒也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即将招收的新一批的学员数目不是太多,大概有三十人左右,死亡指标有三个”
戴老板说完以后,忽然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而道:“有没有兴趣回山宁工作”
白泽少一愣,回山宁工作那不是意味着他的身份要暴露?戴老板不可能考虑不到这些的。
所以白泽少没有开口,只是疑惑的看着戴老板。
“到时候就知道了”戴老板神秘一笑,然后起身道:“今天就到说道这里,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处座,我送你”白泽少打开卧室的门说道。
“恩”戴老板点点头。
很快,一群人就护卫着戴老板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中。
白泽少和胡胭脂收回视线对视一眼,然后默然返回家里面。
客厅里面,看着白泽少浑身是伤的凄惨模样,胡胭脂心疼的说道:“这帮人下手也太狠了,他们难道不知道你才刚出院”
“而且,以你的身手与智商,你怎么不还手,难不成真的以为他们会放过我”
“你这被打的浑身是伤,出去怎么解释”
听着胡胭脂絮絮叨叨的话语,白泽少淡笑道:“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你又在他们手上,我能怎么办,难道看着你受罪”
“你真的担心我?”胡胭脂咬着嘴唇,轻声道。
“废话,之前还没有回家的时候,我就察觉到外面的那些人,因为担心你才会冒险潜入”白泽少随意的说道。
“你为什么担心我”胡胭脂再次问道。
“我总不能让我的搭档处在危险之中,而我却一个人在外面逍遥自在”白泽少理所当然的说道。
網遊之界主 寫意者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是你的搭档?”不知道想到什么,胡胭脂继续问道。
白泽少瞥了一眼对面的胡胭脂,沉吟一下不知道想些什么,随后收回视线道:“当然……不是”
“你可是我的战友,是我可以将后背完全交给的人”
“哦,我去拿药给你嚓一下伤口”胡胭脂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起身离开。
白泽少看着胡胭脂的背影摇摇头,胡胭脂话语中的含义,他岂会不明白。
只是,情况不允许。
说起来胡胭脂可是一个大美女,两人又在一起生活那么长时间,他要说一点感觉没有那是假的。
但白泽少很清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什么最重要,所以才会故作糊涂的那么回答胡胭脂的问题。
秘宫少年 天涯无忧
他不能让自己因为别的事情分心,也不能给胡胭脂任何的希望,否则只会害己害人。
“爬下”
就在这时,胡胭脂端着医药箱走了出来,淡淡的说道。
“恩”白泽少很快爬下。
山海经密码2
胡胭脂拿着棉签一处伤口一处伤口,细心的处理起来。
异侠战鉴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因为刚才的事情,气氛显得尴尬异常。
“好了,这几天你不要让伤口小睡”等到处理完以后,胡胭脂缓缓的说道。
“我知道”说话的时候,白泽少坐直身体问道:“处座今天晚上什么时候来的?”
“大概你回来前二十几分钟吧”胡胭脂回答道。
“原来如此,对了戴老板刚才带给我一个消息,说池上慧子已经返回上海,让我们一定要查清楚他的目的与落脚点”白泽少严肃的说道。
金菊记
最妖孽 王袍
“池上慧子竟然返回上海了,那她在杭州的计划怎么办?”胡胭脂收敛其他心思,关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