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bi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笔趣-第674章 四處扒拉(第1更)鑒賞-pocf8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方年的‘大胆’计划里面透露出的野心、
前沿在CPU指令集、微架构等等方面的积累与内幕、
时间节点的安排、
海量资金的支持、
一桩桩一件件,如轻松写意般堆叠出一条实现陈院士少年理想的康庄大道……
所以哪怕是方年后续的‘薅羊毛’,过分到资本家听了都落泪。
最终还是让陈院士喜不自禁,无法按捺住内心的情绪。
在方年端起茶杯敬自己时,陈院士选择了将内心的汹涌宣泄出来,将茶杯推到一旁,换上了酒杯,连干三杯:“此等喜事,当痛饮!”
“敬方总!”
放下酒杯,陈院士仍是激动不已:“不曾想有生之年竟真有这等机会实现少年时的理想!”
老实说,方年硬是愣了半分钟。
风流天尊
稍晚一步换上酒杯,欣然道:“一切,交给院士!”
“请方总放心,陈某必定不负众望!”陈院士昂然道。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风流与写意。
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
一上到底 舍念念
充满干劲。
“……”
宴席结束后,陈院士当即收拾东西离开了庐州。
一点都没耽误。
方年硬是没拦住……
与陈院士一番长谈,定下了白泽实验室2011保密研发计划。
方年心情甚是愉悦,哼着小曲儿回了酒店的房间。
毕竟除此之外基本解决其它三个实验室研发领军人物的事情。
陈院士当然明白,能让方年开口的,最起码也得是行业领军人物,桃李遍天下那种。
最好能是院士。
陈院士敢应承下来,心里面起码也是有六分把握能邀请到同等级别的院士。
十成十的把握能邀请到令方年满意的优秀教授。
回到酒店后,方年仍是有些感慨。
实际上这原本不在方年的计划范围内,第一代芯片尚未成功,便启动内部保密计划,比预计最起码要早了将近三个月。
别小看这三个月。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风起云涌,移动智能化浪潮汹涌时,3个月就是一茬新人换旧人。
就好比此时全世界最起码90%以上的人都不会想到,诺基亚、摩托罗拉的独霸时代即将落幕……
下午两点多。
陆薇语跟关秋荷一起走进方年的套房。
打眼就看到了方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儿,明显美滋滋的模样。
陆薇语跟关秋荷面露不解,对视一眼。
末了还是陆薇语先开口,问了句:“方总有什么喜事,不分享一下吗?”
“不是说去请陈院士吃饭吗?”关秋荷跟着说道。
方年晃荡着二郎腿,乐呵呵地道:“跟院士喝美了。”
“也没酒气啊。”陆薇语吸吸鼻子,轻轻蹙眉。
殿下別跑:蘿莉要革命
见状,方年笑眯眯地道:“我跟院士达成了一致,即日起白泽正式秘密启动手机SoC全自主化战略,由院士全权负责,招徕门生故旧。”
“这……这么突然?”关秋荷直接愣住,“不是说要等到第一颗芯片正式上市以后再说吗?”
方年懒散道:“一看你们就没认真听上午的汇总报告,第一颗芯片上市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接下来无非是流片后期测试修改,我寻思没必要再拖下去,早三个月还能偷摸蹭一点庐州地方的投资;
反正在第一颗芯片没上市之前,所有的研发投入都可以进行合并,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说到这里,方年稍作停顿,望向陆薇语:“对了,院士还答应帮朱厌、饕餮、胜遇三个实验室各邀请一位足够重量级的研发领军人物。”
陆薇语跟关秋荷一听,均是嚯了一嗓子。
崛起军工 安溪柚
“你还真是一点不客气,我说怎么回来的路上听说陈院士被放假了,直接都离开了庐州。”
“敢情是你在压榨陈院士啊!”
方年就笑:“好不容易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哪能错过!”
“……”
听方年这一说,陆薇语跟关秋荷也不难理解方年的愉悦。
前沿的大规划一样样被落实下去,身为规划制定人,方年当然会很有成就感。
尤其是进行得远比预期要顺利得多。
陆薇语自顾去泡了茶,嘴上问道:“方总,上午你说心里早有结果,现在能说了吗?”
“什么结果?”关秋荷插了句嘴。
闻言,陆薇语简单解释了下:“……他说一点不紧张,我寻思好歹是眨个眼7000万人民币就没了的动静。”
“这你都不知道?”关秋荷奇道,“他都启动自主化战略了,肯定是十拿九稳了。”
接住陆薇语递过来的热茶,方年抿了口,一本正经道:“我就喜欢关总这么屡次被打脸还能自信的样儿。”
執掌輪回
然后平静道:“这次流片百分百会失败,打不打水漂得看后续的测试。”
“啊?”陆薇语都听愣了,“明明荷姐说得很有道理啊。”
“要不然陈院士怎么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同意启动自主化战略,你可是在会上定了死目标。”
方年语气随意道:“你们是没去了解过芯片这个东西;
从预设的性能参数指标,以及全世界最新工艺制程等等因素上来说,这一次流片肯定是达不到标准的;
达不到就是失败品,并不是说芯片完全不能用。”
“另外,能走到实际流片的流程,说明基础设计已经完善得八九不离十了,后续拿回成片后,进行测试发现可能只需要在软件层面进行调整。”
最后,方年总结道:“所以现在这个阶段并不影响抽调一部分人去完成保密实验;
按照陈院士的说法,就算没有特别安排,说不定4月底之前就能自然而然的整理出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合格指令集;
主要是指令集其实只是一种将程序翻译给CPU能理解的规范,女娲实验室在这方面其实也有不少积累,其中有些来源于全世界程序员对nwL编程语言的开源贡献。”
末了,方年微笑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微架构的设计开发才算是CPU研发工作,这个部分可能需要一点点天意加持。”
说完,方年做了个手势:“好了,专业领域我懂的也不多,但这不影响我对事物的基本判断,这次除非逆天,否者说不定这次整个950万美元都是打水漂。”
“正好商量点事情。”
陆薇语跟关秋荷纷纷换了个坐姿,脸上的神色认真起来。
方年平静道:“会议上张教授忘记汇报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这是典型的分工不明确问题;
所以我决定即刻调整实验室组织架构,增设产品部门,增设产品经理一职。”
“虽然问题是在白泽这边爆发的,但女娲那边肯定更严重。”
“之前这个职务其实有一多半是我在负责,那是因为有特殊原因,现在已经过了基础阶段,需要有一个专门负责的团队来把控整个产品流程。”
听方年说完,陆薇语率先开口:“这个问题我也发现了,本来没觉得会这么严重,月初就没说,前沿创新这边有一定准备,我会安排下去,尽快建设好。”
“……”
于是关秋荷就带了个耳朵听着,没吱声。
“……”
子弹世界 东城飘雨
方年也没再多说。
…………
稍晚些时候,方年跟陆薇语一同去了中科大,拜访侯健国。
就前沿院的事务简单聊了聊。
侯健国还是很乐意积极推动前沿院更快发展的。
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中科大近期将再建设5个交叉研究中心,有特别针对集成电路领域的交叉研究中心。
初步拟定由前沿再投入1亿资金。
比预算少了5千万。
这倒不是说刘惜的预算案有问题,更不是不需要这么多钱;
而是中科大方面今年的资金预算比较宽裕。
额外的,预计将在7月份之前完成一期大主体建设的独立前沿院给中科大带去了某些额外的好处,所以中科大方面决定加大力度。
不过方年总感觉侯健国口风中有些语焉不详的意思。
方年对侯校是十分敬重的。
也没忘提及前沿各个实验室很是缺乏人才,希望侯校能施以援手。
侯健国笑呵呵地道:“方总客气,前沿各个实验室对人才的尊重、渴求,我早有耳闻,如果有合适的人才,我一定不会忘记推荐。”
方年连忙打蛇上棍:“谢谢侯校。”
“侯校,前沿最近已经筹建了工业软件实验室,正准备筹建材料领域、通信标准领域包括人工智能领域方面的实验室,这些方面人才缺口重大,您多多帮忙。”
侯健国眨了眨眼睛,才道:“好。”
“……”
估摸着心里还寻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舍得放下脸皮,一点都不客气。
不过心里对方年的欣赏却更多了些。
方年……
方年当然知道能带给外界什么观感。
毕竟……
方年是知道眼前这位大佬不仅也是院士,还将在2020年底被任命为中科院的院长。①
王牌特卫
前沿将来全面铺开摊子,少不了需要求到这种大佬的。
在离开中科大之后,方年稍作琢磨,吩咐陆薇语给羊城朱厌实验室加投5千万。
在跟侯健国聊到交叉研究中心时,方年脑子里有划过一道亮光……
…………
方年在庐州待了一天半。
没忘去拜访孙淦泷。
言语间提到了白泽实验室的努力和进展。
当然……
绝口没提芯片流片事项,这属于白泽最保密的事情,也就不到二十人知道,都签署了绝对保密协议。
主要是防着消息被庐州地方知道,释放不必要的希望。
关秋荷也在庐州待了一天半,在忙完前沿的事务后,去视察了庐州当康研发中心。
已经接近进行了一年之久的‘枪战’项目,总算是有了点眉目。
游戏引擎已经开发完成,预计在9月份能推出内测版。
这个在方年预期中明显要比刀塔重生简单得多的游戏,开发效率低下到让方年吃惊的地步。
毕竟原先这个游戏开发仅用了一年时间,研发投入也不太高,尤其是游戏上线后,研发投入仅为销售的0.3%。
简直低得不可想象。
比起来,当康在庐州研发中心的研发投入却已经高达5600万。
这费用,给蓝洞估计能开发出两个绝地求生了。
反正方年是十分不满的。
以至于在周六下午,关秋荷出发去京城处理京城前沿院事务的同时,当康游戏总部来了一个团队。
毕竟不是每个研发中心都能像前沿的实验室一样,主观能动性那么强。
至于为什么。
可能是某种特殊的荣誉起到了驱动作用。
前沿的所有实验室都是为了实现某些基础科技类的知识壁垒突破,而领军人物往往都是行业大佬。
骨子里就有点冲劲。
…………
在关秋荷离开庐州去往京城时,方年也跟陆薇语启程去了长安。
本来懒狗方年是不打算去长安的。
也不在规划上。
但……
寵婚蜜愛:老婆大人妳在上 緋月牙
陆学姐毕竟是自己的夫人,也不能太压榨。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飞往长安的航班上,方年小嘴叭叭道:“学姐,马上毕业一年,再回母校,有什么感觉吗?”
“嗯?”陆薇语乜了眼方年,“没什么感觉。”
方年眨了眨眼睛,拖长声音道:“是吗?”
“我听说一般人毕业以后,可不是那么容易有机会回母校的,就没点特殊的感觉?”
陆薇语抿嘴道:“谢了,去年我代表前沿去参加西交大前沿院开院仪式时,已经足够风光了。”
“哦呦,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方年啧啧称奇。
“……”
陆薇语瞥着方年:“我就说你哪有那么好的闲心跟我去长安。”
“怎么不是呢,我就随便问问。”方年哼哼道。
陆薇语呵呵一笑:“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咋了,好不容易去那么远的长安,顺便去游览自己夫人的母校有什么错吗?”方年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握上了陆薇语的左手。
见状,陆薇语一脸恍然:“哦~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不过可能会让你失望,我的同学留在长安本地工作的人并不多。”
方年挑了下眉:“是吗?”
“具体我不清楚,不过黄温文应该不在长安工作。”陆薇语看着方年,似笑非笑道。
方年立马不乐意了:“学姐什么时候记性这么好了?再说我们这去都去了,不请老同学吃个饭也不太像话啊。”
陆薇语:“!”
豪門蜜愛
她就知道,方年的主动没那么简单。
呵,男人!
除了炫耀还会什么?!
总之……
飞机才抵达长安,方年就迫不及待的让陆总联系联系老同学。
关系比较近、又在长安的同学都来了。
也就七八个。
方年有印象的就只有梁伊。
黄温文还真不在长安。
这可是方年在追求陆薇语的过程中,好不容易遇到的‘情敌’。
毕竟第一次到长安时,方年跟陆薇语还未订婚。
我叫大魔 睿智飄香
没能当面炫耀,实在是……
颇为遗憾!

①:就7号的事情。

======
PS:破碗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