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9v2人氣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五百九十六章 你瞅啥!鑒賞-znxu5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
呜……呜……
听,
那是风在呼啸!
叮……叮……
听,
那是器在悲鸣!
噗……噗……
听,
那是血在流淌!
—————
咚……咚……
听,
那是大地在撕裂!
听,
这一声声,这一阵阵,
这,
便是战场的厮杀。
所有惬意的画风,所有抒情的画面,所有让人看起来,听起来便热血澎湃的画卷。
其实都只不过是从未身临战场之人的浮夸罢了。
真正的战场,
真正身处与战场之中,
眼里便只有杀敌,心里就只有领命,周身所处之处,兵刃所及之地,即为汝之安身之处。
“杀呀!!!”
奋力的嘶吼声来自于某位战士,他或许并不是想要去证明,想要去争取什么,只是单纯的在发泄,甚至于是为自己壮胆。
战场既杀场,
更是一座座早就提前架设好的坟场。
需要被埋葬,也必须被埋葬在这里。
这里,
是帝国境内。
与之交战的则是神国的士兵。
自从那一次克姆在追杀陈家栋进入帝国境内,被莫名其妙的一脚踢飞之后,克姆便放弃了对陈家栋的追杀,转而回到神国将一切都汇报给了教宗。
絕色醫仙:迫嫁公主絕情帝 白硯池
原本,
教宗古流云是无意对帝国主动发起战争。
毕竟以神国的特殊存在形式,只要能够给它时间,再给它机会潜入帝国,那么神国便能够将帝国一点一点的蚕食。
就如同当初对待联盟与部落一样。
诚然,
焱神之旅 刘亭蕴
帝国对于边境线的防守非常严格。
可再凶猛的老虎它不是也有打盹的时候。
所以教宗古流云一开始的想法便是打算故技重施,以近乎无战争的方式将帝国纳入神国的版图。
但克姆带回来的消息却是让古流云打消了这种想法。
柱子?
几百上千米高的柱子,竟然仅一下就将克姆给撞了出来。
虽然克姆最后的交代是他不敢贸然行事,这才匆匆赶回来对教宗禀报,但这一切落在古流云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帝国,
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了?
其实也不能怪古流云多想,毕竟他对于帝国的了解还是停留在均衡教派被赶到新大陆之前。
虽然今日的古流云已经雄霸曾经联盟与部落的底盘,但怎么说呢。
如果帝国是吴冬的小弟的话,那么联盟与部落就是帝国的小弟。
弟中弟!
两个国度,
曾经被称为三足鼎立之二的两个国度,竟然连一个完整的卫星都没有。
这你敢信?
最开始的时候,古流云还以为是联盟与部落越活越回去了,关顾着内斗,完全放弃了对于外层空间的探索。
但随着深入了解之后,古流云这才发现,不是联盟与部落越活越回去了,而是近地空间轨道全部被帝国所霸占。
也就是说,地球上空是有卫星的,只不过全都是帝国产物,并且以霸道之势完全不允许部落与联盟插手。
将心比心,
古流云觉得这事儿如果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神国上,他绝对不会忍气吞声。
可偏偏,
联盟与部落不仅忍了,还特么吃的倍香!
年年给帝国交税,或许卫星的使用权。
不过在神国取代了联盟与部落之后,人家帝国就彻底禁止神国对卫星的使用权,给多少钱都不要,就是不让你用。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特么就是赤裸裸的航空霸权主义啊!
沫贤花开晚
并且就这,
还不是罪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自阿娜斯与德莱厄斯这两个新晋信徒的口中,古流云还得知了‘大佬’的存在。
更是知晓了当初将均衡神教驱赶到新大陆的罪魁祸首,以及‘大佬’抬手就能够将一个州抹去的伟力。
我滴个妈呀!
最初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古流云久久不能自已,认为他这个教宗恐怕就要当到头了。
抬手便抹去一个州,
古流云认为也只有他背后的‘神灵’才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可‘大佬’是什么?
他只是一个人呐!
好在,
通过阿娜斯与德莱厄斯这两个信徒的交代,古流云又了解到‘大佬’已经很久都没有露面了。
真的是很久,很久了。
差不离一百多年,
这也是联盟与部落敢于接受新大陆罪民,敢于接受均衡信徒的先决条件。
对此,
一二三木头人 九穗禾
古流云也是深深的送了一口气。
阿娜斯与德莱厄斯的交代,让古流云暗暗觉得那个‘大佬’不是早就已经死亡,就是已经抛弃小破球踏上了星辰大海的旅途。
不过古流云不敢掉以轻心,
哪怕身后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神灵,但古流云他自己不是啊!
所以,
对于帝国古流云一直保持着蚕食的政策。
可这种想法却是被克姆所带回来的消息无情的击碎了。
千米高度的粗壮巨柱,不仅能动,更是能够捕捉到完全不成比例的目标,将其一下击飞。
古流云自认,他如果没有开启‘神恩’之前,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要说仅仅凭这一点古流云就要对帝国发动战争吗?
明明他之前还保持着自己的想法来着。
的确,
重点不是在于那个将古流云击飞的巨柱,重点是在于巨柱之下所代表的事情,以及帝国究竟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两百年前,
古流云曾有幸在帝国传教,那时的古流云便已经深深体验过帝国科技方面的强大。
而科技为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古流云也不是没有听过。
所以在古流云的心中便认为,帝国既然能够在边境线附近设立两个上千米高大,能够捕捉入境非法目标巨柱的话,那么以帝国对于科技的普及程度,势必能够造出更多。
蚕食,
的确可以避免战争,免去大部分的伤亡。
可蚕食唯一的弱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需要时间。
不过蚕食从来,也从未是唯一的选择。
自知神国与帝国差异的古流云在听完克姆汇报的第二天,便果断动员整个神国,以信徒为单位,对帝国进行多点开战。
要说古流云不怕阿娜斯两人口中那个抬手间便能够清除一州之地的‘大佬’吗?
怕!
怎么不怕!
但是古流云更怕帝国发展到了一个让神国望而却步的程度。
那样的话,
古流云便彻底失去了以神国统一整个星球的机会。
失去了将整个星球献给神灵,让神灵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在天上。
所以,
神国内的异端还未清除,神国的国力也没有走上正轨,但古流云还是对帝国发动了战争。
在这颗已经和平数百年的星球上,重新开启了战争模式。
古时战争,
一万便可定国本,
十万便可形成横扫之势,
百万亦可称为勇不可当,战无不胜的无敌之师。
可今时今日的神国,披甲作战者又何止千万。
整个神国在吸收了联盟与部落的地盘与人口之后,其人数便已经突破了五十亿大关。
更何况神国还依托于它特别的存在形式。
只要是‘虔诚’信仰神灵的信徒,纵使没有经历过严苛的训练,没有真正上过战场,哪怕他之前只是一个农夫。
但当神灵所需的时候,他们亦可成为士卒投入战场。
并且这种投入还并非是强行征兆,强行纠集,而是这些信徒可以化作战场上最残忍,最暴虐的杀戮机器。
对于神灵的信仰越虔诚,风险越大,神灵赋予他们的回归也就越大,让这些信徒在战场上为神国,为神灵开疆拓土。
这也是古流云的底气所在。
不过帝国也不是吃素的。
掌握着卫星这个优势,帝国就相当于是千里眼打盲人,在一开始就发现了神国的大军集结。
因此,帝国也没有选择被动挨打,而是同样召集了己方大军,并且在神国之人进入帝国境内之前率先迎击。
所以战争一开始便陷入了胶着的白热化。
两方依托于边境线,展开了寸土不让的殊死争夺战。
而相较于单纯只能借用神力,辅助装备也仅仅只是接收联盟与部落的神国大军来讲,帝国这边的优势就比较明显了。
各种各样的巨大机械兵器,还有次时代的高科技武器,再加上能够配合卫星的监控设备,在一开始便给予了神国大军一记迎头痛击。
对于这样的局面,神国显然早有准备。
战场,
依旧在厮杀着。
浑身冒着白光的神国士卒与全机械装备,不知是人,还是纯机械的帝国大军对阵厮杀。
而在神国大军的最后放,一群为数大概十余人的白袍白发者围成一圈,对中间那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做祈祷状。
“神啊!您的信徒在向您祈祷,最真诚的祈祷!”
“神啊!您的信徒在为您献上最崇高的祭品,请求您高贵的目光落在吾等卑微者身上片刻!”
“神啊!吾等在此为您献上不洁者之魂,祈祷您的注目!”
“神啊……”
随着白袍白发者的祈祷,吟唱,他们周身也开始散发出白光。
就算是普通人笼罩在这样的白光之中,也会瞬间感受到无比安详与宁静的内心,从而彻底信仰均衡神灵。
而在白袍白发者中间的那个黑袍,则是随着白光的越来越剧烈变得躁动不安起来,他并没有受到白光的影响。
也可以说是黑袍者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抗白光的影响,抵抗均衡神灵的力量。
不过很显然,
这种抵抗也是有限度的。
随着白袍白发者们的不断祷告,黑袍者的挣扎也就变得越来越细微,好似他已经不再抵抗,真心去接受均衡神灵。
很快,
随着白光越演越烈,几乎将周围的黑夜都化作白昼之际,十几个白袍白发者齐齐栽倒。
下一刻,
白光逐渐散去,所展现出来的则是中间那个早已经不再抖动的黑袍者。
缓缓站起身,
妖女追夫:独宠天才巫医
黑袍者仿佛是不习惯这样,又好似是不习惯这个身躯。
总之,
经由伏地到站起来的这个过程中,他便已经完成了‘熟悉’这个事情。
“吾为,神!”
上来便宣扬自己的大名。
he……tui!
真特么不要脸!
当然,
黑袍者的附近除了那几个不止是由于力竭,还是其他原因到底不省人事的白袍白发者之外,就只有千米之外的均衡信徒们了。
黑袍者并未关注远处,他静静的站在原地,仿佛是在观察,又仿佛是在读取。
读取白袍白发者们所留下的信息。
片刻之后,黑袍者再次发声:“吾,准许汝等请求!”
呜!!!
也就是在黑袍者的话音刚刚落下,天空的云层却是突然被破开。
一道光,
一道巨粗的光柱划破天空,直奔着黑袍者所在的位置落下。
按理说,
光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的反应极限。
哪怕是新人类,哪怕是基因调制者也不可能对光速做出任何应对。
但黑袍者却做到了。
他?她?它!
抬头了!
就在光柱距离他还有千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黑袍者抬头了,它看向了天空中的光柱。
讲道理,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就在黑袍人抬头看向光柱的这个时间,光柱应该就已经落下了。
氣運之主
可不知怎么,
究竟是黑袍人抬头的速度太快,还是由于它的存在影响了空间与时间。
总之,
在黑袍者完成了抬头,目光转移的这个动作之后,光柱却还未落下。
贵族名门校园之恋 疏凯露
随即,
黑袍者发出了一声:
“散!”
biu!
那威势足足,自外太空天基武器所发出的能量打击,竟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散去了。
这让控制天基武器的帝国中枢无比震惊。
他们完全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
“怎么回事?天基武器的能量波动怎么没了?”
“不知道!就……就是很突然!”
“魂淡!什么叫做很突然,我需要一个解释!”
虚弥仙路 提笔断江山
“报告!是那个家伙,我们的打击目标,在天基武器能量波动散去的前一刻,我清晰的捕捉到了他周身的数据!”
“那还等什么,赶紧分析啊!”
“明白!”
“头……”
“又特么怎么了!”
“他……它在看我们……”
无限三刀流 逆推卍强受
“什么!”
就在帝国卫星的监控之下,黑袍者望着天空方向露出了一个笑容。
仅仅只是一个笑容,却是让整个帝国数据处理部的人受到了惊吓。
无他,
武极阴阳
黑袍之下,就只有一张殷红的大嘴。
此刻,
正裂开的朝着他们做笑。
“吾言:云层将遮蔽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