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whr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光耀艾澤拉斯 起點-第799章 死亡騎士薩爾讀書-s4rag

光耀艾澤拉斯
小說推薦光耀艾澤拉斯
“哥哥?”奥妮克希亚不敢置信地喃喃道。
蠻荒武帝
奥妮克希亚虽然认出了那头冰龙的身份,但是心中依然有些不敢确信,毕竟当初她是亲眼看见自己的兄长被阿克蒙德一拳打进了岩浆之中,再也没能挣扎出来,奥妮克希亚以为自己的哥哥已经尸骨全无了呢。
然而现在却已经看到奈法利安以冰霜巨龙的样貌重新出现,这让奥妮克希亚有些茫然还有些愤怒,更多的确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亚伦倒是根据自己之前得到的各种情报做出了一个猜测,可能是后来耐奥组从岩浆之中将奈法利安的骨头挖了出来,并变成了听命于他的冰龙。
毕竟当初黑石山那一战天灾军团也是有参加的,所以耐奥祖知道岩浆之中埋葬着一头强大的黑龙也并不奇怪,而对严重缺乏冰龙材料来源的天灾军团来说,奈法利安的尸骸是绝对不容错过的。
独游
不管耐奥祖到底是怎么样将奈法利安的尸体挖掘出来,反正现在奈法利安已经彻底变成了天灾军团的一条冰霜巨龙,而这头冰霜巨龙刚刚才击退了数头想要冲向上一层的巨龙的进攻。
在一名身穿重甲的死亡骑士的驾驭下,奈法利安从上一层径直飞了下来,以一种睥睨苍生的姿态注视着这一层的众多敌人。
奈法利安在飞了下来之后,立刻对着这一层的众多敌人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这种咆哮嘶哑而不知从何而发出,却拥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甚至让亚伦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覆盖了一层冰霜。
蛮荒的足迹 满格的信号
不过幸好这种影响还不算很大,而且在场的大多数巨龙都是非常强大的,并不会受到奈法利安这一声咆哮的影响,那些是因为受伤而无法抵御的巨龙,也被同伴们转移到了另外一层更加安全的地方。
在这个过程中,奈法利安一直冷眼旁观着巨龙们的行动,站在他的背上的那个名死亡骑士,也未曾发出一言、
此时亚伦才看到了奈法利安的全貌,就好像他的脑袋一样,现在奈法利安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句骷髅龙。而且每一根骨头上都铭刻着大量闪烁微光的冰霜符文,这些符文使得奈法利安的骨头重新连接成为一个整体,并为他提供了强大的力量。
直到巨龙们重新准备好了之后,奈法利安这才仰头发出一声怒吼,向着巨龙军团组成的战线冲了过去,与巨龙们纠缠在了一起。
闻君已得偿所愿
原本站在他的背上的那名死亡骑士却从龙背上一跃而下,径直奔着亚伦冲了过来,亚伦看着对方的身形,心说自己应该不认识这个死亡骑士,只能看出来对方应该是一名兽人。
那兽人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和霜之哀伤风格很像的符文巨斧,斧子上缭绕着冰霜与黑暗的气息,看起来很像是耐奥祖自己仿照霜之哀伤打造的一把武器。
亚伦见状,离开了奥妮克希亚的后背,迎上了那个死亡骑士,而黑龙公主犹豫了一下,也冲向自己兄长那边。虽然往常情况下,她应该是不想和自己兄长为敌的,但是到了这种时候,奥妮克希亚还是想亲手将自己的哥哥埋葬,而不是看着奈法利安在以冰霜巨龙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黑龙军团虽然疯了,但是巨龙一贯的骄傲却还没有失去。
亚伦这边则抽出武器迎上了这名死亡骑士,死亡骑士身上穿的盔甲便与其他的死亡骑士不太一样,而且头上还戴着一顶厚实的头盔,让人看不见他的具体面貌,只能看到头盔缝隙中那一双闪耀着幽蓝色光芒的眼睛,很明显,这盔甲也是仿照耐奥祖容身的那一套盔甲打造的。
亚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从那双眼睛之中看到一丝挣扎与犹豫,然而对方进攻脚步却不像他的眼神那样,而是充满了进攻性这让亚伦感觉对方似乎有些欺诈。
,直到对方狠狠的挥出一斧子,制造出一场笼罩范围极广的冰风暴向着亚伦劈砍而来,。亚伦急忙架起盾牌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刺骨的寒风绕过盾牌的阻挡,狠狠地吹拂在了亚伦的胳膊上,并顺着亚伦的身躯蔓延下去,在亚伦的身体表面都凝结出了一层冰霜。
妻子的難言之癮
虽然在亚伦那一身澎湃的圣光之下,这层冰霜不算什么,但是对方的攻击显然也不是只有这一击而已。
眼见亚伦的盾牌挡住了对方的斧子,那名死亡骑士也不着急,反而是后撤几步与亚伦拉开距离,转而在另外一手上凝聚出一道黑暗的光线,直直的奔着亚伦而来。
亚明虽然看不出死亡骑士使用的技能是什么,却知道对方的招数一定不能硬接,没准就是个凋零一指一类的死亡法术,急忙举起盾牌硬挡一击,然而却没料到那光线上传来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竟然将亚伦向着对方拽了了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的亚伦,虽然想抵御这股吸引力,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向着对方飞了过去,而那名死亡骑士车已经高高举起斧子,准备送给他一斧子了。
亚伦见状也不着急,直接抛下了盾牌,任由盾牌被那道应该是死亡之握的技能吸了过去,自己则将手中的白银之手战锤变大了几分当成双手锤与兽人对拼了起来。
不得不说在战锤与战斧的对拼之中是斧子更占一些优势,亚伦的战锤在此刻显得比较笨重,在抵挡对方攻击的时候也显得有些不便,不过亚伦体内的澎湃的圣光能量还是为他争取到了一丝生机。
最终亚伦趁对方不备一锤砸在了对方的战斧侧面上,就看到斧柄与斧身连接的地方应声而断,显然耐奥祖的技术力并不如恐惧魔王,这柄锤子比起霜之哀伤还是要差上不少。
被此突然变故打断进攻的兽人死亡骑士不由地愣了一下,没顾上去抵挡亚伦再度攻来的一锤,结果就被亚伦直接砸爆了头盔,露出了下方有些熟悉的脸庞。
“居然是你,萨尔。”心中虽然惊讶不已,亚伦却没有放松攻击的意图,而是继续挥舞战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萨尔狠狠的压制,并不断的用圣光瓦解了对方身上涌动的死亡与冰霜,最终将萨尔逼退到角落里并在萨尔的山上制造了大量伤痕,让这个不知何时变成死亡骑士的兽人重新走向死亡。
入仕奇才 酒色财气
“谢谢,”萨尔有气无力地说着:“那个怪物不在这里,他在黑石山的最底层,小心,他有……”
萨尔话没说完,一道黑光笼罩了他的身躯,这个死亡骑士就这么在亚伦的面前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