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6p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一品紅人-第552章 怎麼解?閲讀-9uoki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怎么解?”李善淮虽说早就接受杨再新的产业论,支持刺梨种植和环链产业发展,可也不是就听不得另一面的说法,何况这是来至柳河市一市之长的说法。
见李善淮的语气显得平静,江华军既有激动也有担心。说明有可能说服李善淮改变立场,也可能是李善淮对长坪县那一套已经认定,才会不动声色,等自己说完。
“书记,纵观我过的水果产业,除了北方的苹果、梨子、葡萄等,南方的香蕉、芒果、荔枝、甘蔗等这些大水果,大规模生产,有市场、有销路、有经济效益,其他的小众水果估计有千百种之多,但是,到市场上看看,有几种能够售卖而让消费者接受的?
水果的加工也是非常多,能够做出产业的,又有多少规模?我不否定刺梨果的种植,但目前有长坪县和横折县在折腾、在实验,就已经有较大风险存在。
刺梨果的消费观念,至少我在那边没有看到有谁认同。书记,我过来之前,那边还在江上省之内,对刺梨果品都没有什么观念,可想而知,江上省之外的消费者,又如何接受刺梨果品的概念?
军夫网游 寂寞也要
班花
一种种植也好,养殖也罢,关键是要消费者认可。我们发动产业工作时,可将所有的利好都列出来,让农户接受种植项目。但市场啊,才是真正检验这个的最后环节。
宿主总是爱掉线 一缕冥火
一旦市场冷淡,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考验,可给地方和种植者带来的优势什么?再说,刺梨果即使今年有人认可,但明年、后年或更长一点时间呢。消费者的观念几乎随时在变,可我们种植在地里的产品不会太快改变。
刺梨果生长要两到三年,如果到时候不能有收入,换一种产品种植,又是三五年。这样的等待,损失的又是谁?”
江华军说的这种情况在柳河市各区县也有发生,或者说,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是如此。不管是水果种植、药材种植还是一些养殖业,多年里的结果,就是江华军所说的那样。
李善淮依旧平静但却稍显冷峻,不注意看,是看不出神态变化的。
关于刺梨种植和养殖产业的争议,在怀仁镇、在长坪县、在横折县、在柳河市都已经有很多的、反复的论述。
超凡伯爵
上癮
对江华军的说法也不觉得新鲜,之前,石东富等人就有这样的看法,但最后却全力支持来杨再新的做法。
除了怀仁镇之外,在长坪县至少有十几个乡镇,都在全力以赴地做这个产业。特别是“静静的柳河”发挥作用之后,杨再新在长坪县和横折县的话语权,简直比县里主要领导都管用。
半夜亂攻 花落輪流
而目前的效果看来,李善淮是满意的。
刺梨果种植还没到旺季,估计要等明年才会有大量的刺梨果可采收。但刺梨果产品的销售势头非常乐观,这一次,到省里参加展销会如果再拿到奖牌,宣传单力度会更有力,也会得到更多消费者接受。
养殖产品的销售,李善淮是了解的。至少,目前已经进行第二批量的养殖,养殖规模明显比第一批大两三倍。还是局限在原养殖户的统计,额外参与进来做养殖的农户,还不算在外。
大唐刀圣 疯子你好
这说明什么?说明第一批养殖产品,新畦食品已经完全消化,并且给养殖户带来实实在在的利好,才会有这么多量暴增。
这些数据,面前这位一市之长,有没有了解到情况?按说,只要江华军真心去了解情况,都能够拿到数据的。
不知江华军是真无视长坪县所取得的成绩,还是他没查到长坪县这一年的变化。李善淮平静地看着对方,过一会,说,“华军市长,长坪县和横折县这两年的变化,还是众所瞩目的。”
來生許妳壹個誓言
“善淮书记,”江华军面色一正,继续说,“书记所说的情况,我是了解的。初看起来,这一年长坪县的十几个乡镇、横折县的十来个乡镇,变化确实明显。
茶涼空余香 朗逸阡陌
地方的增收也是实实在在的,或许有些夸大,但不至于太夸张。这些都是事实,也是令两地兴奋不已的原因。
这让我更加担心和忧虑,这种看得到的成功和喜悦,会让更多的人看不到背后的风险,看不到存在的失败。
可以这样说,如今成功越大,潜在的失败就越多,损失也就越大。”
“为什么这样说?”对江华军所说的理论,让李善淮微微发恼,语气还是平和。
“书记,目前怀仁镇和其他几个乡镇的收益确实有了,但这是市场的真实反应吗?”江华军说,“实际上不是如此,因为一开始市场的反应,不过是一些人好奇而已,并非消费者就接受这样的产品。
再说,养殖产品的加工不是新畦食品一家,可从类同的产品看出,这些养殖最终还是要靠走量。
养殖的获利说到底都是微利量大,才有利润空间的,这是规律。国内众多养殖场和国外的养殖业,都是如此。
可以说,农户养殖在几千到几万之间,除去成本,当真没有什么盈利可言。而如今,新畦食品收取的养殖成品,价位显然虚高,今后,能够确保他们还是这样的高价位?新畦食品如果亏损,最终吃大亏的,还是农户。”
“华军市长,据我所知,新畦食品公司在养殖产品的加工和销售上,业绩是实实在在的。农户也是有收益,才有如此的积极性。这一点,市里做过比较全面调查。
至于说刺梨果产品的市场认可度,新畦食品那边会对市场持续进行研究,确保产品得到市场接受,进而热销。”
“书记,刺梨果的销售情况,我们得到的,不过是新畦食品所给出的数据,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我们没法得知的。
新畦食品在营销中,有些手段,也是很正常的。但我们却不能完全当真,企业做什么有他们的规则,而我们该做的也有我们的原则。”
听江华军这样说,李善淮心里好笑起来,这不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但江华军这样做,又有什么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