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h7n寓意深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四章 她還是個孩子讀書-3nual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看着蜂拥而至的怪物们,黄泉尊者面色剧变,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恐惧。
世俗之中,每一位灵尊大佬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之人?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教他半点也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进化后的五大毒物,每一个都已经拥有了可以和灵尊大佬相抗衡的实力,以一敌六这样的操作,他只是略微想想,就感觉无比蛋疼。
“黄泉兄勿忧,我来助你!”
狂狮尊者心智过人,知道己方三人乃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一边大步靠近,一边拿右拳狠狠向下捶去,“万狮狂奔!”
十数头威风凛凛的灵力狮子横空出世,金光四射,咆哮呼喝着,三三两两朝着怪物们奔袭而去。
“以多打少,不讲武德!”麻报国也并未袖手旁观,口中大喝一声,浑身电光流转,猛地蹿至老对手小明跟前,双臂疾挥,打出数道“闪电鞭”,挡下了金羽大鹏的攻势。
看见麻报国拦住了金羽大鹏,而狂狮尊者又使出“万狮狂奔”,黄泉尊者登时心头一松。
这一招“万狮狂奔”并非狂狮尊者的最强绝学,却是最适合群殴的招数,用来牵制多名敌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才安心不到两个呼吸,只见毒蜈蚣小吴长长的身躯忽然一扭一颤,浑身尖刺同时离开体表,铺天盖地地射向灵力狮群,速度之快,丝毫不弱于箭矢。
“噗!噗!噗!”
豪门婚宠:总裁温柔点
蜈蚣尖刺的数量实在太多,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缝隙,毫不留情地将十余头灵力狮子射得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伴随着无数道凄惨的吼叫声,狮子身上的金光很快便消失殆尽,化作点点乌黑灵尘,飘散于天地之间。
狂狮尊者神色大变,没有料到自己的得意灵技竟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待要再次出手,忽觉一阵劲风袭来,慌不迭地纵身闪躲。
“呼哧!”
几乎就在同时,原先他所在的位置,已然被巨蛇小花凶猛无匹的尾鞭扫过。
若是狂狮尊者再稍慢半拍,只怕就要被粗壮的蛇尾抽落在地,同时受到巨力和毒素的双重蹂虐。
“嗖!嗖!嗖!”
就在狂狮尊者被小花牵制的时候,毒蝎子小谢已经翘起尾巴,露出闪耀着紫金色光芒的尖利尾针,对着黄泉尊者疾射而去。
这一回,居然不是单发,而是连射!
原本小谢每射出一枚尾针,都需要等待一定的时间让它重新生长出来。
然而,在吸收了大量高品质煞气,进化出一声紫金色外壳之后,它尾巴上的钢针竟然如同机关枪里的子弹一般,毫不间断地“突突突”一通猛射。
每一根钢针的表面,都散发着暗紫色的淡淡幽光,仿佛在向世人大声宣示着“生人勿近,老子有毒”。
毒蝎子小谢,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人们,大招没有CD,是一种怎样爽快的蝎生体验!
黄泉尊者早已体会过蝎尾针的威力,此时见了小谢的变态操作,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肯硬接,只是一个劲的跌打滚爬,死命躲闪,不敢让毒针沾到身体。
好容易避开一大波毒针,他心中早已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念头,“倏”地转过头去,双足猛地一蹬地面,整个人纵身而起,竟是打算抛弃另外两名战友,独自逃窜。
毕竟,三人虽为旧识,却也只能勉强算得上朋友,交情并不如何深厚。
更何况,在面对生死抉择之际,即便是抛弃亲密友人,他也不会有多少心理负担。
然而理想虽丰满,现实却骨感。
黄泉尊者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被什么东西阻住了去路,无论如何使力,竟然都无法再前进半步。
惊慌失措之下,他凝神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身上竟然被缠上了一根根的细丝。
这些丝线的颜色近乎透明,若不凝神细看,根本难以察觉,其韧性却强得超乎想象。
不过被十数根细丝卷住,以黄泉尊者堂堂灵尊修为,竟然变得行动困难,无法挣脱。
是它!
顺着丝线飘来的方向望去,他瞬间意识到,这些困住自己的细丝,竟然是毒蜘蛛小朱口中吐出的蛛丝。
小朱并不理会他的惊愕和恐慌之情,八条毛茸茸的大长腿闲庭信步,依旧不紧不慢地喷吐着蛛丝,不断缠绕在黄泉尊者身体四周,随着蛛丝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位灵尊大佬就如同落入蛛网的猎物一般,逐渐失去了抵抗之力。
从毒蜘蛛口中喷出的蛛丝,自然不会只有束缚功能。
片刻之后,黄泉尊者便感到一阵阵麻痹感从四肢和躯干传来,全身神经仿佛被切断了似的,非但无法动弹,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变得难以感知。
救我!
笨丫頭pk拽王子
他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待要向狂狮尊者和麻报国求救,嘴唇微微张开,却连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噗!噗!噗!”
见对手被蛛丝捆住,其他毒物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小谢当机立断,再次甩尾,射出数根锋锐钢针,狠狠扎在眼前的活靶子身上,每一根皆是透体而过,将他从前到后射穿了数个孔洞,院子里响起一道道尖刺入肉的声音,一时间血液四溅,触目惊心。
即便遭到了这样的重创,他口中却没有发出任何嚎叫之声。
只因此时的黄泉尊者早已浑身麻痹,完全失去了包括痛觉在内的任何感知。
这场凌虐的盛宴,却并不就此停止。
体型已然超过普通蟒蛇的毒蜈蚣小吴挥动着数十条细腿,迅如闪电般出现在黄泉尊者跟前,长长的虫躯瞬间将他牢牢缠住,满身尖刺毫不容情地扎入其体内。
此时的黄泉尊者被数种毒素侵入体内,面色早已漆黑如墨,呼吸和心跳都变得极其微弱,几不可闻。
缠在他身上的小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忽然松开束缚,“滋溜”一下朝着远处蹿去,毫不犹豫地将其抛弃。
恰在此时,一道无边无垠的巨大阴影出现在黄泉尊者头顶,遮天蔽日,仿佛末世降临一般。
“轰!”
紧接着,蛤蟆文太那堪比一座小山的硕大躯体从天而降,狠狠坐在了黄泉尊者身上。
好痛!
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这两个字,面上纷纷露出不忍之色。
被文太坐在屁股下面的分明是黄泉尊者,只因场面过于残忍,众人竟然都生出一种痛在自己身上的错觉。
“咕呱!”
文太口中叫唤着,双腿蹬地,再次高高跃起,露出了地面上的黄泉尊者。
这位灵尊大佬面色漆黑,身上的衣衫被毒素溶解了大半,露出同样乌黑一片的躯干,皮肤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四肢骨骼大多扭曲变形,不少部位已是彻底粉碎,被毒素染黑的血液洒满了四周地面。
他的呼吸早已停止,直到死去,脸上仍然保留着惊恐和绝望的神情。
能够在煞气侵袭下保持清醒的,大多是灵尊强者,然而在目睹了这样刺激的场面之后,众人却无一例外地生出一种心头发毛的感觉。
江天鹤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腋下的小儿子正在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黄泉兄!”狂狮尊者面现悲恸之色,口中大声呼喊道。
然而,充斥着他内心的,却并非悲伤,而是恐惧。
只因在黄泉尊者死后,珠玛那双妖异的眼睛,已然从他和麻报国身上扫过。
下一个,就是我么?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之中,读出了一丝苦涩。
出乎意料的是,珠玛的目光掠过两人,最终停留在了宫九霄和宫羽凡的身上。
宫九霄心中一个“咯噔”,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另壹片天堂
“你们想要找我这个妖女复仇么?”珠玛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声音柔媚悦耳,娇腻动人。
正常男子听了这样的声音,只怕连骨头都要酥了,心都要化了。
然而,宫氏双雄却只觉脊背发凉,哪有心思来欣赏这优美的嗓音?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珠玛姑娘,宫家的人就是这般卑鄙无耻,非要将宫丛云的死赖在你身上。”却听江天鹤忽然煽风点火道,“不过你放心,有老夫在,定不会让他们得逞!”
该死的老货!
宫九霄恶狠狠地瞪了江天鹤一眼,暗骂此人心思歹毒,落井下石,一时却又不知该如何作答。
虽然此次行动的本意是为了打压江府,但宫家对外的借口,却正是要寻找珠玛报仇,若是否认,自己这张老脸该往哪儿搁?
可若是回答“是”,围绕在珠玛身边的一众怪物只怕就要杀将过来,一个应对不甚,自己二人很有可能就要步了黄泉尊者的后尘。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须知这其中的每一种怪物,如今都拥有着堪比灵尊的恐怖实力。
一想到黄泉尊者的凄惨死状,宫九霄只觉心惊肉跳,头皮发麻,登时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多谢江叔叔!”只见珠玛对着江天鹤甜甜一笑,竟是媚态横生,勾魂摄魄。
饶是江天鹤阅历丰富,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不得不在心中默念“她才十二岁,她还是个孩子……”。
“既然是来寻仇的。”却见珠玛忽然面色一沉,转头看着来自宫家的两位灵尊,美眸中射出凶神恶鬼一般的光芒,“那还等什么,放马过来便是!”
强宠闪婚小妻 日晴
宫九霄心中涌起一股寒意,仿佛被一种远比自己更为强大的存在凝视着,堂堂宫家家主,竟然不可抑制地生出怯懦之心。
“妖女,你还不知悔改,肆意逞凶!”他硬着头皮喝道,“莫非真的执迷不悟,想要和整个伏龙帝国作对么?”
“人家好端端的待在家中。”前一刻还如同凶神恶煞一般的珠玛,忽然摆出一副可怜委屈的神态,轻咬手指道,“你们自己寻上门来喊打喊杀,却又怪我么?”
有人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条定律,竟然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年仅十二岁的小丫头时而凶狠,时而娇柔,嬉笑怒骂,悲喜无常,情绪变化令人完全无法捉摸,却又在一颦一笑之间,散发出妩媚妖娆的勾人韵味,竟然比那些饱经训练的青楼花魁还要撩人心弦,与原本纯洁质朴的珠玛简直判若两人。
还真是个妖女啊!
年纪轻轻便这般了得,长大了那还得了?
江天鹤心中感慨着,嘴里却哈哈大笑道:“宫老儿,少在那边扯些没用的,珠玛姑娘说的是,本就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的,要打就打,咱们奉陪,若是不打,那便赶紧带着你身边那条老狗滚蛋!”
“你……”宫九霄被他怼了一通,只觉胸闷不已,待要动手,却又没有底气,当真是左右为难,蛋疼不已。
下方的小丫头还在源源不断地释放出黑色气息,那几头毒物沐浴在浓郁的煞气之中,一个个欢欣雀跃,无比舒泰,就如同吸食了大补之物一般,状态每时每刻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此时对珠玛出手,无异于同时挑战六位灵尊强者,宫九霄并不傻,自然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做出这般愚蠢的举动。
镇鬼门 临界唯霸
“咦,居然是天煞体!”
就在他万般纠结之际,身后忽然毫无征兆地传来了一道男子嗓音,“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高空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两道身影。
鳳凰鬥:禍水棄後 炫舞小裙子
此二人皆身着黑色长袍,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将眼睛以外的部位统统遮挡住,胸口正中间位置绣着红白两色的阴阳太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