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rn人氣玄幻小說 爆裂天神笔趣-第709章 斷劍可以重鑄展示-iaexo

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
“陆泽?”
“你要做什么!?”
飓风学院备战区,旁边已经站起迎向夏清影的丁成、卜成越、冷高义等人吃惊回望。
……
“陆泽!”
“他说……等等?”
春分科技馆,已然站起的人群猛然顿住,吃惊的望着那个陌生面孔。
唯有【甲】字社成员,苏彤、燕鱼、墨雨、墨漫一众女生震惊的掩嘴相视。
而来自214宿舍的高越和王新星两人,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热血瞬间充斥大脑。
两人已经激动到无以言表。
没错!
就是那个熟悉的感觉!
现在那道平静站起的身影,才是那个艳压同代,人尽失色的陆泽。
“泽哥。”
“干翻他啊!”
高越红着眼睛猛地发出嘶吼!
寂静的春分科技馆内因为这一声怒吼而尽数看来。
种种情绪不一。
嘲弄、不解、鄙视……
然而往日里最稳重的王新星这一刻却感觉到热血在沸腾。
昨夜那道直入云霄的身影与今日背影彻底重合!
他同样发出了怒吼:“陆泽,打爆他!”
突兀?
无所谓。
苏彤、燕鱼、墨漫、墨雨四女吃惊的看着这打了鸡血的两人。
“他们两个竟然这么相信陆泽……”
喃喃的自语声在双胞胎姐妹心中浮现,两双睁圆的大眼睛深处,同时闪过一种名为荣耀的东西。
墨雨的嘴角翘起。
重生肥妻:首長大人,強勢寵!
墨漫皱了皱小鼻子,嘴角也噙起笑意。
“谁让他是我们的会长呢。”
“谁让他是在帮夏姐姐出气呢,所以……”
天真可爱美少女
“陆泽加油!”
软糯甜脆的打气声在两只漫画少女口中同时绽放。
周东传奇 周书生
苏彤眼中浮起欣慰和感慨,她有多久没这样无忧无虑的在场边呐喊加油了?
燕鱼骄傲的昂起头,她才不会落后。
“陆泽——”
“加油!”
六人的声音成了场馆里仅有的声音。
准备走的人同时止步,以古怪的目光看着甲字社方阵。
眼中的嘲笑、讽刺、厌恶……渐渐消失。
他们转回了身子,没有坐下,齐刷刷一片人站在原位看着全息光幕。
他们想看看这个被社团几人寄予希望的男生,究竟能做出什么?
已经结束的战斗……
还会有新的转机么?
……
……
月球基地。
哄笑声肆无忌惮蔓延。
“那个飓风学院最有风度的弱者,或许是想找罗夏生签名吧?”
“粉丝吗?太有趣了。”
索伦学员们低声的交谈,他们视线里的陆泽,只不过是大浪之下的一个小丑。
……
……
“学员陆泽,你想说什么?”
裁判鬼一目光炯炯的注视过来。
牵引了全部视线的少年,究竟想做什么?
这或许是双方都想询问的问题。
陆泽的视线越过低头走回的夏清影,扫过刚刚经过激烈战斗的场地,最终落在场地正中姿态随意的矢岛夏生身上。
西瓜头少年转过头,脸上露出恶魔般灿烂的笑容。
陆泽的嘴角抿了抿,温和的声音随着向前迈出的脚步一同递出:“我是一个练武之人,遇到不公义的事情,我一定要站出来,这就是我们学武术的初心。”
队友:??
观众:??
讲师团的成员同时一愣。
索伦学院备战区的一众参赛选手目光先是一滞,紧接着同时捧腹大笑起来。
“这个夏国人是想笑死我吗?”
“盖伦,我终于发现比你还有趣的人了。”加百列扭头看着身边的红发青年。
盖伦满脸无奈的耸耸肩,表示他也很敬佩这样的回答。
現代特工在軍統 金聖手
因为光盾结界全部消失,所以双方的声音终于不再被隔绝。
陆泽的声音能够清晰被人们听到。
备战席的交谈同样也能被陆泽听到。
可是陆泽却仿佛没有听到那些非议,不紧不慢的走到场地边缘站定,目光平静,轻轻开口道:
“所以,我想请索伦学院的人再等等。”
“飓风学院陆泽,想在交流赛最后结束之际,向在场的各位……请教一二。”
说这句话时,陆泽的双手以雅痞的姿态插入裤兜,额前碎发随着逸散的气流轻轻飘动,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带着一股与此世界截然不同的安静。
依然有人在笑,更有人在放肆的笑。
只是当人们发现贵宾席的一众高层似乎并没有表态,陆泽的表情依然安静如昔后……
现场的杂音渐渐消散。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
认真的?
百里长起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注视着陆泽,眼底不知在思索什么。
武文烈转过头,看着今天似乎又精神起来的冯异洛。
“冯部长?”
冯异洛垂下眼中闪过不满,他准备以妥当的方式推掉。
然而,场地中却忽然传出一道有些怪异的笑声。
“好啊,飓风学院的新生。”
本就个子矮的矢岛夏生,上身前倾伸手挡在额头,看似眺望却实际异常嚣张的姿态看着陆泽,欣然同意。
今天将夏清影从云端打入泥土,他很开心。
既然不准备掩饰了,那索性就玩开一些啦。
大家都很开心。
陆泽嘴角终于勾起一抹笑意。
【邀约成立】!
贵宾席上,冯异洛的眼神莫名有些难看,但是极好的修养让他隐忍下来。
这个矢岛夏生到底在搞什么鬼!
代替马修出场,本就打乱了他的计划。
现在还要再次打乱计划?
然而,尽管心存怒意,冯异洛却没有展示出来。
魔童·矢岛夏生,是索伦学院真正的天才,那种惊才绝艳,纵览地、月、火三个天体都难寻比肩的天才少年。
他,是有特权的。
……
……
月球基地。
直播场馆内一片哗然。
陆泽的举动引起哄笑,矢岛夏生这次的同意却没赢来掌声,学员们只是不解,甚至表现出不满。
强者用最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弱者身上,这完全就是浪费大家的生命!
这更会冲淡刚刚获得华丽胜利的喜悦!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因为陆泽说出了那番可笑的话,矢岛夏生莫名其妙接受了邀约。
也就在此刻,双手抄着兜的陆泽已然一步跨入飓风竞技场。
嗡的一声,泡状光罩从地面升起,即将在半空闭合。
也就在这一刻,陆泽的声音在即将闭合的光罩缝隙中轻轻飘出。
“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最喜欢顺其自然,最讨厌刻意的秀。”
陆泽抬头,看着前方站定的矢岛夏生,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他的双手,依然插在裤袋,满眼玩味。
……
矢岛夏生,左手挠了挠下巴,用最厌恶的抬头姿势看了一眼陆泽。
壹庶難求 酸奶味布丁
忽然伸手打了个响指,扭头问道:“喂,这次加赛的规则能放开一点点么?我保证不出人命,你别插手就好。”
鬼一刚要拒绝,看到了贵宾席武文烈投来的视线,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可以。”
因为刚刚鬼一宣布了比赛结束,所以此刻的话筒是处于公开状态的。
外界可以通过他的麦克风听到场中声音。
“完美的决定。”
矢岛夏生终于正式回过头看向陆泽,啧啧感慨道:“你长得很讨厌哦。”
这句话是用新月语说的。
然而另一道新月语却从对面传来:“珍惜今天最后说话的机会吧。”
笑呵呵的陆泽说出了字正腔圆的新月语。
这直接让备战席的索伦学员们惊讶了。
随意的交谈,已经很能够说明对方的语言水平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现在月球基地如此高的地位,新月语考试是移民的必要步骤。
所以这样一想也就没什么了。
只是那个飓风学员说出的话,有些格外令人反感。
索伦学院,短发少女蒙妮卡,皱眉开口:“骄傲是与实力成正比的,他让我感觉到厌烦。”
她很久没有看到有人在索伦学院这样狂傲了。
……
……
飓风学院,注视陆泽的几人只感觉仿佛有一道电流从后背划过。
“他疯了吗!”
“谁给他的勇气这样说的。”
冷高义气到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这何止是将飓风学院架在火上,简直是送到了炉子里烧烤。
没人能够给他回答。
反而是沉默立在边缘的夏清影忽然抬起头。
那双清冷的目光落在陆泽棱角分明的侧脸上。
少年的眼神总是充满阳光和希望,一如昨日。
……
……
“你可以随意挑选兵器,嗯,时间很充足。”
矢岛夏生脸上露出令人心中生寒的笑容。
陆泽低头露出一个内敛的笑容,欣然点头,转身走向武器架。
只是那双插在裤袋里的手,吸引了过半数视线。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
难道准备保持这个姿势被人打残?
然后保持这个姿势被扔到生物修复舱里?
匪夷所思的想法在人们心中浮起。
陆泽不紧不慢的走到武器架旁,右手终于抽出,弹出二指轻轻在武器架边缘一按。
不见震颤。
只听到噌的一声。
剑出鞘。
一柄直剑飞至天空,旋转落下。
陆泽的右手掌心恰好翻转,剑柄落入掌心。
他转身随意走向矢岛夏生。
倒提着那柄明晃晃的长剑,直接让矢岛夏生……笑出了声。
汉直剑。
依然是汉直剑。
而且这把剑卖相还没有刚刚夏清影挑选的那把漂亮,看上去显得有些笨重,光泽也有些晦暗。
矢岛夏生笑的异常灿烂,他右脚跺地。
不远处,那柄刚刚经历战斗的武士刀,发出刀鸣之声,震至天空,划过弧线落入掌中。
矢岛夏生这次换回了众人都能听懂的夏国语:“你也想体验断剑的感觉吗?”
谁知陆泽轻轻摇了摇头,眼皮微微抬起,平静开口:“不。”
“我只是想说,断剑可以重铸,它依旧璀璨。”
“而这个世界上的很多美好,完全可以继续下去。”
“至于你……”
“不过太山微毫,青萍之末。”
“也配断我陆泽的剑?”
死寂。
场内场外,一片死寂。
人群无不张大嘴巴,目光呆滞望着那个似在天方夜谭般的男生。
矢岛夏生脸上的笑容凝固。
场边,夏清影抬起头,沉寂的瞳底深处,陡然闪过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