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听书好看的小説 元尊 愛下- 第八百三十七章 葬魂 -p2e7t7
元尊元尊
第八百三十七章 葬魂-p2
啪!
一声闷响,方鳌的身躯爆碎开来,化为黑色碎块从天而降,连神魂都是归于湮灭。
原本对于周元,方鳌内心深处是一万个瞧不上,虽说前者打败了陈北风,但在他的眼中,周元依旧没资格成为一阁之主,可今日他才发现,他往日在周元面前的那些行止,无疑是宛如小丑一般的滑稽。
周元望着那在视线中急速破空而去的方鳌,神色却没有什么波澜。
方鳌低吼出声,眼前这一幕对他所造成的冲击可谓是难以想象。
嗡!
黑色弯月远去,最终消失于虚空之中。
周元那幽黑的手掌渐渐的恢复过来,天元笔那第六纹,也是褪去了黑色,那天湮兽的兽魂之力,在此时被消耗殆尽。
周元轻轻拍了拍手,浑身散发出来的强悍压迫消失而去,他转过身,冲着叶冰凌他们一笑:“任务完成,收工吧。”
嗡嗡!
“他们,都得死。”
就算周元的源气底蕴比方鳌强了一百多万,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周元双指一动,有着清脆的响指声传出。
然而,面对着他这种威胁,黑色弯月毫不停留,唰的一声,便是掠过了他的身躯。
“周元,你敢杀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方鳌惊恐尖叫。
砰!
至于之后的麻烦,嘿,如果他不是有郗菁师姐当靠山的话,恐怕此时还真是得打算逃离天渊域,但可惜,咱背景也是超硬的。
不过好在的是,总算是顺利完成了。
周元那幽黑的手掌渐渐的恢复过来,天元笔那第六纹,也是褪去了黑色,那天湮兽的兽魂之力,在此时被消耗殆尽。
两者凶悍硬碰,在天地间卷起风暴。
黑色弯月速度极快,几乎是一个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方鳌的后方。
方鳌厉喝出声,直接是催动杀招。
而那剩下的两位神府境后期强者见状,也是不敢逗留,转身拼命逃窜。
周元那幽黑的手掌渐渐的恢复过来,天元笔那第六纹,也是褪去了黑色,那天湮兽的兽魂之力,在此时被消耗殆尽。
元尊
不过好在的是,总算是顺利完成了。
而那另外两名逃窜的神府境后期也是被波及,吐血从天坠落。
“周元,你敢杀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方鳌惊恐尖叫。
一声闷响,方鳌的身躯爆碎开来,化为黑色碎块从天而降,连神魂都是归于湮灭。
然而,面对着他这种威胁,黑色弯月毫不停留,唰的一声,便是掠过了他的身躯。
而方鳌遁逃的身影却是在虚空上凝滞下来,他的眼目中,一片空洞,有着细微的黑色裂纹在他的身躯表面浮现出来,最后遍布身躯。
他面色狰狞,双手合拢,顿时磅礴源气凝聚,一枚宛如碎光所化的银色光针,直接自其天灵盖缓缓的升起。
“天碎银针!”
“周元,你别得意,日后我与你不死不休!”方鳌怨毒的咆哮声,自远处传来,显然今日这被周元吓得遁逃的一幕,让他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怎么办?”叶冰凌连忙问道,以方鳌的实力,如果真要拼命的逃跑,他们还真是拦不住。
轰!
弯月划空而过,天地间有着尖锐的兽吼之声回荡。
然而,面对着他这种威胁,黑色弯月毫不停留,唰的一声,便是掠过了他的身躯。
不过此时不待他多想,那黑色弯月已是呼啸而至。
但那三位是天渊域中成名许久的老牌神府境天骄,而周元呢?在来到天渊洞天之前,恐怕天渊域中根本就无人听闻过他!
只是,叶冰凌心中知道,此次的事情相当不小,待得传回天渊洞天后,必然会引发不小的震荡。
“怎么办?”叶冰凌连忙问道,以方鳌的实力,如果真要拼命的逃跑,他们还真是拦不住。
至于之后的麻烦,嘿,如果他不是有郗菁师姐当靠山的话,恐怕此时还真是得打算逃离天渊域,但可惜,咱背景也是超硬的。
“葬魂。”
“他们,都得死。”
嗡!
原本他们以为还得经历一场激烈大战的,可谁能想到方鳌他们突然冲了出来,付出了两人身陨的代价,帮他们制造了绝好的斩杀天湮兽的机会…
“周元,你别得意,日后我与你不死不休!”方鳌怨毒的咆哮声,自远处传来,显然今日这被周元吓得遁逃的一幕,让他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可现在,这个原本籍籍无名的人,却是真正的开始追上了吕霄他们这最顶尖的层次!
可现在,这个原本籍籍无名的人,却是真正的开始追上了吕霄他们这最顶尖的层次!
两者凶悍硬碰,在天地间卷起风暴。
这葬魂的威力,超出他的想象,这几乎比他全力施展的荡魔剑丸术还要强横。
“葬魂。”
“天碎银针!”
原本他们以为还得经历一场激烈大战的,可谁能想到方鳌他们突然冲了出来,付出了两人身陨的代价,帮他们制造了绝好的斩杀天湮兽的机会…

而周元却是知道,这是因为他催动了天元笔第六纹“吞魂”的缘故。
铛!
而银色光针驮负着方鳌闪电般的遁逃而去。
只是,叶冰凌心中知道,此次的事情相当不小,待得传回天渊洞天后,必然会引发不小的震荡。
铛!
而方鳌遁逃的身影却是在虚空上凝滞下来,他的眼目中,一片空洞,有着细微的黑色裂纹在他的身躯表面浮现出来,最后遍布身躯。
他想了想,便是没有再做理会。
“他们,都得死。”
这种实力,恐怕都快要追上那三位阁主了吧?
反正此次回去后震荡不小,多一个少一个朱炼也没什么区别。
周元轻轻拍了拍手,浑身散发出来的强悍压迫消失而去,他转过身,冲着叶冰凌他们一笑:“任务完成,收工吧。”
“周元,你跟我装什么!你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真当我怕了你?”面对着周元那种目光,方鳌也是宛如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