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igd超棒的玄幻小說 仙宮 起點-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黃尋祕境(下)推薦-w2hh7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玄黄钟的位置在山之巅,但只有人类能够获取,不过其中的秘密却是黄寻秘境中所有妖兽都想得到的。
至于玄黄钟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在小猴子的记忆中并没有丝毫线索。
不过叶天还是有些不解,只是这一点点的疑问恐怕在不久之后就会有人帮他解答了,因为在神识中已经出现了一只毛色金黄的猴子,看实力居然也是真仙境界。
叶天不想树敌,因此通过神识告知了对方自己的身份,但是金毛猴子显然是不领情,在收到叶天的消息之后,反而越加快速的朝他奔了过来,速度之快,堪比闪电。
叶天眉头轻皱,身上的仙力已经开始逐渐积蓄,等到金毛猴子落在面前之后,叶天立刻抬手格挡。
“我可有得罪阁下?”叶天道。
“有。”金毛猴子说道,然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猛攻。
叶天被迫应战,但却不明白这金毛猴子为什么突然攻击自己,难不成就因为方才自己对一直小猴子使用了搜魂术?
不过金毛猴子接下来说的话,恰好证明的叶天的猜测。
“动了我孙子,那就把命留下吧。”金毛猴子说道。
叶天没话说,只能被动应战,但是金毛猴子的攻击异常凌厉,而且每一次攻击都带会在空气中划出丝丝火焰。
“金焰猢?”叶天低喝道。
“好小子,看来从我孙子那儿得到的东西还不少,连金焰猢都知晓。”金毛猴子面色狰狞道。
叶天可知知晓眼前这位名叫金战的老猴子的口头禅——不杀无名之人。
“我手下不杀无名之人。”金战双手背在身后道。
“叶天。”叶天说道。
“很好,还算有种,死在我金战手上你不算亏。”金战说道。
而后双手成拳,在头顶天空出连续击打十拳,叶天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随时准备接他的招式。
没成想,十拳过后,金战身形暴退,但那片天空却有了巨大的变化,其他躲在暗处的妖兽也在时刻关注着这里的动向。
呼的一声,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突然出现,叶天的瞳孔瞬间紧缩,因为他感觉到了浓浓的危险,而且这种被针对的感觉让他极其不舒服。
“那只小猴子,我并未伤他性命,其实阁下不必如此。”叶天沉声道。
不过金战的话却让叶天有些无语。
“我的子孙,不管是谁都没资格碰,你竟然敢对他使用搜魂术,那是你自己送死,怨不得旁人,下辈子投胎夹起尾巴做人吧。”金战居高临下道。
要说嚣张,叶天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在他面前这么嚣张的人了,尤其还是一只妖兽,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过分的狂妄也不是什么好事。
叶天微微笑道:“老前辈教训的是,不过这样的攻击应该是极耗仙力的,还请老前辈手下留情,放在下一马。”
叶天的话听在金战耳朵里那是万分舒适,不过金战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反而变本加厉道:“惹了我孙儿,只能下辈子做个好人了,尤其你还是个人类,那更是十恶不赦,早死早超生吧。”
叶天忍不住嘿笑出声,淡淡道:“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别说我没伤到你孙子,即便杀了他也是他自己学艺不精,既然你要强出头,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挨打的滋味,给你这把老骨头松松筋骨。”
叶天的一番话让金战胸膛起伏,在猴族之内,谁敢跟他这么说话,简直就是找死,不过这样的事情在猴族之内早已成为了一种常态,所以金战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在叶天这里却行不通。
随着叶天的话音落下,金战的火球眨眼间就来到了面前,温度之高,灼的人面皮生疼。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叶天的火气也被激了出来,这老头不讲道理,还在这儿狡辩,真是该打。
身形移动,躲过火球,身形前移,一把抓住金战的猴头,冷冷道:“你当下还想做什么?有资格么?我与你无仇无怨,想要娶我性命,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话音落下,叶天手上用力,咔嚓声响中,金战的猴头瞬间爆裂,空中的火球也瞬间消失不见。
躲在暗处的其他妖兽一见,慌忙逃窜,一时间山林之中烟尘四起,反观叶天,干脆不再行动,找了块石头坐下,他倒要看看这些妖兽到底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不过直到西天月升,也不见丝毫动静,所有的妖兽似乎一瞬间都老实了起来。
而这一夜,东南西北四方的妖兽首领第一次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看着远处的半山腰,沉吟许久。
个子最小的猴盛沉声道:“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叶天不一定就会拒绝。”
蛇王却冷哼道:“人类向来奸诈,若是拿了神物逃遁,咱们的好日子恐怕就到头了。”
吞雷熊族熊刚却道:“咱们看着神物这么多年都没法拿下来,或许这是一次机会。”
三人都发了言,只有一旁身姿婀娜的鱼族首领何悦没有开口,但其他三人都知晓,这位不仅实力高深,而且思虑之周全,心思之细腻,在众多妖兽中可谓拔尖的存在。
因此他们都在等何悦说话,但何悦只是看着远处的半山腰,,久久不曾开口,眼中反而有些担忧。
最先耐不住的是熊刚,粗声粗气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和大半夜的看一个人类,真够无聊的。”
不过何悦没有看熊刚一眼,反而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蛇王身上,开口道:“蛇王还有什么别的计划么?”
蛇王听闻,脸色不变,只是嘿笑道:“我跟着众人走就行,哪有什么办法。”说着还有些懊恼的情绪出当下脸上,似乎对自己没能给出好的建议而自责。
不过猴盛和熊刚对这蛇王的印象可不怎么好,要不是这次事出突然,又关系到众人,他们才不愿意跟这家伙共事呢。
此刻二人心中同时骂了一句——蛇蝎心肠。
但蛇王的重点不是猴盛和熊刚,而是身旁的这位何悦,别看是个女人,但手段心性不点不输于男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身后的蛇尾已经在悄悄的探过去,在何悦的小腿上轻轻的摩挲起来。
何悦心知肚明,但却没有出言反对,这让蛇王很是舒坦,一小截蛇尾竟然将何悦的小腿缠了起来,不过下一刻,寒光闪过,地上留下一截蛇尾,蛇王则是脸色铁青,拂袖站在一旁。
何悦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起身踏上半空,径直走向叶天所在的那座山峰。
其余三人只好跟上,四人慢悠悠出当下叶天面前,不过此刻的往里却是翘着二郎腿,对面前四人的到来似乎并不诧异。
反而懒洋洋道:“四位有何贵干?”
这种态度让蛇王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不过叶天却道:“想找我办事就明说,憋搞的好像我欠你们什么东西一样。”
就在蛇王后退一步之后,何悦轻声道:“我劝你手脚干净点,别让我们联合起来把你蛇族铲除了。”
此言一出,蛇王的脚步瞬间停下,转头看着何悦,这个蛇蝎之人,算计我,蛇王也知晓此刻不宜内讧,因此闭口不言。
却听叶天又道:“这玄黄钟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只限制妖兽,而不限制人?”
对于这一点,叶天一直心存疑虑,此刻这四人不用想都知晓是妖兽中的佼佼者,因此叶天问的很直接。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只有何悦看着叶天不发一言,但却坐在了叶天身侧,由于身姿绝美,即便只是这简单的动作,依旧让别人挪不开眼,尤其是蛇王,恨不得立刻将这玉人揽进怀中好好疼惜一番。
不过叶天看都没看何悦一眼,随意道:“方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对于叶天的这种态度,何悦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拖着下巴看着叶天,认真想了很久才开始回答。
“玄黄钟对这里的妖兽而言,既是保护也能要命,只要在这里不出去,那就能一直保持当下这样,但是实力的提升几乎等于停滞不前,但要想提升实力,那就一定要打破玄黄钟的桎梏,不过这个代价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何悦道。
“什么代价?”叶天问道。
“内丹消散,重新来过。”何悦缓缓道。
“只对妖兽有这样的要求?对人呢?”叶天继续问道。
“不知晓,我们也只是猜测。”何悦直言道。
“那就是说,我上去也有可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只是你们不愿意尝试,所以就想逼着我帮你们做这件事,对吧?”叶天起身,看着何悦道。
“不错,事实便是如此,还望公子答应。”何悦诚恳道。
“真心实意让别人替你们去送死,这都不能算是阴谋,而是阳谋。”叶天视线略过四人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若是妖兽联手对付你,即便你实力高绝,恐怕也是身死道消的下场。”何悦声音轻柔道。
“那就是没得选,不过我有个条件。”叶天道。
“什么条件?只要你说,我们一定办到。”
“你们四位帮我开路,最后取玄黄钟的时候我再出手。”叶天缓缓道。
这个难题让四人都陷入了沉思,一时间居然没有在开口说话,脸上都是阴晴不定,叶天甚至看到蛇王眼中有好几次出现了暴怒的神色,只是终究被他压了下去。
其余三人倒是看不出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但叶天心中最担心的反而是这个何悦,女人心海底针,你不知晓她会在什么时候算计你,即便是心有防备也会有遗漏。
不过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四人很快都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叶天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即刻出发。”说着一马当先就向山顶走去。
身后四人面面相觑,只能跟上,而叶天走着走着就到了四人身后,就在到达山顶之后,一座巨大的金色铜钟出当下众人面前,叶天伸手摸了摸,居然直接串了过去。
何悦解释道:“当下看到的只是虚影,这里的山峰是九叠九,换言之,必须跨过八十一道山峰之后才能见到玄黄钟的真身。”
“那天空被割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叶天问道。
“不错,其实被割裂的不止是天空,还有在这里生活的妖兽。”熊烈闷声道。
却听何悦道:“小心。”然后五人一同从山顶的陷落口中跌落,不待众人落地,熊熊大火从四面八方涌出,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冰寒刺骨。
而其中最先受不了的就是蛇王,身体几乎在瞬间就被火焰包围,但蛇王的却已经成了一根透明冰棍。
其他人的处境也没好到哪儿去,何悦身上的衣服已经化成了密集的鱼鳞,不过她对着叶天喊道:“这是寒焰,我们撑不了多久的。”
所谓寒焰,就是形态为火,但散发出来的却是无尽的冰寒,这让叶天响起了赤寻空间中的寒魄之地,但稍微感受一下,就发现这里的寒焰并没有寒魄之地的那种冷冽,让人无法忍受,反倒是温度相对高了一点点,不过就在叶天心中松懈的瞬间,却发现其余四人都变成了冰棍,但眼中却有无尽的痛苦出现,熊刚更是泪水四溢。
只有何悦还在苦苦支撑,对着叶天缓慢道:“寒焰,灼伤,神,神识。”
叶天看着身上无处不在的寒焰,神识却猛然间一阵疼痛,好在还能忍受,但却无法捕捉操控寒焰的是谁,即便忍痛将神识外放,但依旧空空如也。
其余四人已经没了声响,叶天只能细细观察周围的寒焰,不过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
心中也不由得对这四位首领有些不满,说好的打头阵,到头来还不如自己坚持的久,其实四人心中此刻是有苦难言,甚至巴不得赶紧出来走出这个鬼地方。
整个山腹中此刻静的可怕,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吸引了叶天的注意力。
然后嘭的一声,已经变成冰棍的熊刚瞬间挣脱束缚,不过看样子状态并不好,脸色苍白,甚至眼窝中还有丝丝血迹。
真的有这么厉害?叶天有些怀疑,能做首领,就这点实力,着实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熊刚的身体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全身的毛都开始寸寸脱落,直到蜕变成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方才罢休,寒焰也只是围着他,并没有再次进行灼烧。
这样的变化让叶天有些疑惑,却见熊刚站起身来,对着叶天抱拳道:“多谢公子,而后盘膝坐地开始恢复耗损的体力。”
但是另外三人却没有丝毫变化,尤其是蛇王,连眼球上都开始结出丝丝霜雪,猴盛相对好一些,不过也是在竭力抵抗,接下来就是何悦,竟然在寒冰化成了水,只是看起来身体略有僵硬,发紫的嘴唇哆嗦着,口不能言,只是看着叶天表情焦急。
当下其实最痛苦的就是叶天,神识中的疼痛越来越严重,甚至到了一种让他无法忍受的程度,何悦一直很关注叶天的状态,此刻见到叶天面露痛苦之色,眼中焦急异常。
但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一缕黑气盘旋不散,不是幻化成各种形态,不过每一次幻化都会让叶天的神识增加一份疼痛。
但是没有人能够帮到他,叶天的眼中很快就布满了血丝,只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来缓解,随着一声惨叫,叶天一拳轰在何悦身上,冰棍瞬间爆裂,何悦口吐鲜血,浑身气机乱窜,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但熊刚却道:“没事,她只是受伤脱力,不会有事。”
随着熊刚话音落下,何悦一个鲤鱼打挺坐在地上,从口中吐出无数的水泡将自己团团围住,然后身体开始逐渐变的透明起来,甚至连血管和骨骼都看的一清二楚,但此时的蛇王出当下何悦身后,一声狞笑后,蛇尾瞬间扫了多来,蛇尾与空气摩擦,发出噼啪之声。
熊刚怒喝道:“你特么的放肆,停手!”但身体虚弱,起身之后又无力倒下,眼睁睁看着蛇尾砸向何悦,熊刚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却听轰的一声,再睁眼时,叶天的身形出当下何悦身旁,蛇王早已被震飞出去,躲在角落里不敢有丝毫妄动,再看叶天,拳头上几乎被鲜血包裹,滴滴答答的蛇血落在地面。
而叶天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蛇王,一步步走向蛇王,口中牙齿被咬的嘎吱作响,蛇王从未将一个人类放在眼里,不过此刻的叶天气势太强,楞是让蛇王不敢开口。
“我告诉你,不想活可以告诉我,别连累别人,尤其是我。”叶天说罢,指着蛇王的额头,重重敲了两下。
那种屈辱对于妖兽而言是最难以接受的,但此刻的蛇王却没有任何的反驳,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一旁开始恢复体力,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意思。
其余三人就当没看见,倒是熊刚,对着蛇王重重唾了一口,转过头去不再搭理他。
这一切都被叶天看在眼里,看来这蛇王不止是自己看他不顺眼,其他人对他也是颇为厌恶,找个机会除掉他是最好的选择,如若不然,早晚有一天会被这家伙阴死。
不过蛇王的脸色猛然间苍白起来,抬头看着山上的洞口,喉头连续滚动了几次,而后浑身疯狂的颤抖起来。
替身新娘 芙蕖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九叠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绝对不可能。”蛇王自言自语道。
其他人顺着蛇王的目光看去,发现洞口出现一头巨大的神龙,龙头之上金色的犄角紫光闪烁,甚至能看到嘴巴上的长须在缓缓飘动。
“这世上真的有龙,真的有。”熊刚看着洞顶,喃喃道,身体也开始有轻微的颤抖。
其余二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何悦缓缓跪倒在地,面色潮红,申请激动道:“跃龙门,跃龙门,真的有跃龙门。”说这话身上的鱼鳞已经开始出现阵阵紫光,整个人都慢慢的脱离地面,飘向洞顶。
叶天眼角余光瞟到猴盛,心中却是一动,迅速靠了过去,悄声道:“什么情况?洞顶的龙是不是玄黄钟里出现的?”
“不是!”猴盛肯定道。
听猴盛的语气,叶天立刻断定,这老猴子恐怕才是这里知晓秘密最多的妖兽,当下也不动弹,只是跟猴盛站在一处,默默盯着那几个神情逐渐痴迷的妖兽。
“这里的一切都不正常,而且九叠九根本就不是说山峰的数量,而是另有说法。”猴盛突然道,不过声音很轻,似乎是专门说给叶天听的。
叶天眉头轻皱,看了猴盛,二人默默后退了几步,在一个略小的山洞中躲了起来。
猴盛说道:“只有人类才能取玄黄钟是真的,但是九叠九却是假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三个都跟龙有关系,只要能化龙,他们什么都愿意付出。”
“化龙就那么重要么?”叶天问道。
“那是与龙有关的妖兽的天性,摆脱不了的,蛇王会惊恐,是因为他当下还只是虺而已,距离化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知晓化龙成功固然很好,一旦失败,就会化为飞灰,就连从头再来的机会都不会再有。”猴盛道。
“你的消息跟他们的很不一样,恐怕你也有不同的要求吧?”叶天冷冷道。
猴盛也不遮掩,笑道:“我想出去,即便我出不去,只要能让我的族人出去也可以,我已经活够了,这把老骨头能有多少用,那就换了他。”
猴盛的坦诚让叶天刮目光看,笑道:“好,那咱们走吧,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再管的必要了。”
不过二人刚出去,身后的山腹中已经开始大面积坍塌,而山顶的那条龙根本就是幻象,从尘土中跑出来的叶天和猴盛看着身后轰然倒塌的山峰,不免有些唏嘘。
“我猴族被打压多年,不过是因为我们掌握了开启玄黄钟的方法,但是他们只是猜测,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因此也就没有了动手的理由,所以我才会同意跟他们一起进去,那个山顶的龙幻象也是我准备的,丛林之中弱肉强食是常态,我除了静等时机没有其他办法,还望公子体量。”猴盛给叶天鞠了一躬道。
老者看着叶天,将自己的内丹拿出来,一滴精血出当下滴在内丹之上,而后玄黄钟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之时声传千里,淡淡音波肉眼可见。
“利用了小友,还请多多包涵,只要小友打碎玄黄钟就可出去,届时还请代我向族人解释缘由,多谢!”猴盛说道。
然后将玄黄钟一把扣在叶天身上,叶天仙力发动,卡啦声响中,玄黄钟瞬间四分五裂,猴盛也当即化为飞灰。
随着自己缓缓升起,叶天看到了远处有无数的妖兽往此地聚集而来,最先赶来的还是那只小猴子,叶天用仙力包裹住一缕神识,屈指弹向小猴子。
而后进入绿寻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