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t5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線上看-第一三八一章,附耳酥語,呵氣如蘭熱推-26rcm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如果说之前白屠确定不了秦昆的实力,那么看见秦昆破茧后他心中就明白,对因果之力的理解,他较秦昆差的太远了。
好比鬼差之间的实力,什么鬼术都不会的恶鬼,跟术法精通的厉鬼相比,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白屠就是那只白板恶鬼。
他看向周围,心中堕入冰窖。
对方不仅比自己擅长运用因果线,甚至还有帮手,反观自己,当年成为颠顶宿主后,直接放弃了临身鬼的供养,因为他觉得不需要,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居然一个帮手都没有。
面前,白袍鬼率先出手!
白山无常比起其他无常,阴气更加精纯,600度的火焰和1600度的火焰都是火焰,可后者能融化钢铁的。
阴气蜇人不必多说,抵挡更加需要灵力运用,白山无常率先出手后,紧跟着牛猛马烈的攻势。
阴气如潮水涌来,封心鬼王、张布也不甘示弱,最后更是有四只阴差在侧偷袭。
九只大鬼,三只鬼王,分明没有配合过,但似乎同出阴曹的缘故,招式应接不暇,白屠接连用因果之力转为灵力抵挡,立即陷入被动。
封心鬼王找机会插刀封灵,张布找机会掏脑瓤,招式个顶个的阴损,牛猛马烈跟在白袍鬼后面刚正面,打的正是白屠的喘息之机,四只受伤的阴差先后偷袭,绝不让白屠有一丝喘息之机,主攻的白袍鬼则因为闪避优势,边打边躲,跟白屠耗起了耐心。
战场风云变幻,秦昆巍然不动。
看得出白屠还是占了优势,但秦昆并不着急,鬼差嘛,他有的是。手段嘛,他也不少。
对方既然这么僵着,不再暴露底牌,自己也得僵着。
毕竟关键的牌面要用在关键的地方,王炸是压四个二的,你出对十我还犯不着用大牌。
两方在打在耗,白屠还分神注意着秦昆的一举一动,非常憋屈。
秦昆则没理会两方的斗法,起身忽然走了出去。
冥王要塞,如若城堡,中心区域坐落在高处,出来就是城墙一样的建筑,秦昆站在城墙上,看着远方的战斗不知在想什么。
这场变革之战他缺席了,不过他知道,看似是三方混战,但实际上是神罚天城联合冥王要塞攻打十死城的。
这是一片放逐之地,也是恶魔归宿,但没人可以否认这里的神奇。
只要夺得十死城的主宰权,就能遨游万千世界。
秦昆的权力欲望一直不高,他不是喜欢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但参与这场战争的大多数人却是为了争权夺利来的,所以战争一旦铺开,谁也躲不过。
大势所趋,螳臂当车,必难逃一死。
“真死了好多人啊……”
秦昆极目远眺有些唏嘘,许多宿主复活又加入,最后的结果就是再也复活不了,他们留下一条因果线后彻底失去进入的资格,那因果线便成了其他人的战利品。
之前一直不知道因果线的作用,但现在,秦昆看着满天晶莹的丝线遮天蔽日,似乎明白这东西,才是十死城里最珍贵的东西。
怦然心动
相遇只是偶然 未央灯火
“冥王要塞的渣滓们,受死!”
堡垒一样的城头,忽然出现几个宿主,打断了秦昆观战的兴致,秦昆瞟了一眼,轻轻道:“我不是冥王要塞的人。”
“管你是不是,今天你死定了!”
六个人,身后却有将近二十只鬼影,这些都是冥河级宿主,离黄泉宿主只差一步,一人扑来,秦昆屈指一弹,鬼临身的状态直接被打散,那人大叫着跌下城头,摔成一滩碎肉。
其他人表情惊恐,一击?
这是十二冥王吗?
爆笑田园:风华小农女
秦昆在城垛上向下望,啧啧叹息,何必呢。
“你们走吧,别想着偷袭了。”
秦昆好言相劝,那些宿主却犹豫起来。
后面是有支援的,但支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一上来就碰见十二冥王之一,他们运气也太差了。
“你到底是谁?”有大胆的宿主厉声询问起来,同时补充道,“我老师乃曹官!”
好久以前的名字了,秦昆费力回忆才想起了一点点:“曹官应该和冥王要塞走得很近吧?你怎么反水了?”
见到老师的名字震住了对方,那宿主得意起来:“都是假象,老师是不会和外域魔头同流合污的,你小心点,我老师和几位黄泉级的大人马上就来了!”
这位宿主扯虎皮的本事还有些拙劣,秦昆看得出对方在壮胆,他道:“行,虽然对他印象不好,但都是故人,你们走吧。”
对方还待说什么找回面子,秦昆忽然补充道:“现在不走的话,就不用走了!”
城垛被一脚踹断,秦昆举着断掉的城垛砸了下去,刚刚那个摔死的宿主,尸身成为烂泥。
恐吓还是有用的,在场其他几个宿主,包括鬼差在内,全都吓住了。
对方肉身实力太过恐怖,这要怎么打?
腹黑老公愛上癮:吃定小甜妻 沈悠
还没见他的鬼差呢!
原路来,原路回,他们从城墙爬下,刚刚开口那宿主还在警告秦昆:“别偷袭啊!我们老师马上就来了,真的!”
秦昆心中无语,这么天真,难怪当年十死城覆灭了。
冥王要塞的中心区域还在乱战,秦昆却离开了这里。这次战争过后,神罚天城和冥王要塞一举端掉了十死城的旧势力,城头改换大旗,然后神罚天城又将损失惨重的冥王要塞灭掉,最终成为新的主宰者。
知道了未来发生的一切,秦昆没有什么窃喜的,反而更加唏嘘,这么大一个城堡,将来就变成废墟了,他还有些不舍。
不过,他并不准备改变什么。
雾隐术用出,秦昆周身环绕雾气,五官和身材若隐若现。外人只能看见一双眼睛。
这还是第三次猛鬼旅行社开团时,在巴渝巫神镇得到的,一直没怎么修炼,因为秦昆不喜欢这种装神弄鬼的道术,不过此刻掩饰一下身份还是可以的。
冥王要塞不断有宿主死了复活以及死了复活不了。
能复活的,接下来都会选择要不要继续参与战争,至于复活不了的,鬼差就比较可怜了,宿主们被剥夺进入十死城的资格后,在十死城得到的东西也会留在这里,包括鬼差。
那些鬼差又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鬼魂,一时间茫然无措,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
许多鬼差都在对着主人的尸体发呆,他们杵在原地,哀伤而迷茫,秦昆路过冥王要塞的街道,看见两旁堆尸成山,短短一段路,少说也有两百具尸首。
配合着背后的城堡,仿佛有种中世纪的悲凉扑面而来,秦昆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帮发呆的鬼差,忽然间,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两只鬼差,一个丑陋独眼,一个丑陋蛇发。
他们的主人尸体离的不远,所以二鬼离的很近,不过两鬼看似丑陋,却异常平静。哪怕作为鬼而言,他们眼中那份孤独和死寂,都让人看了心生怜悯。
“这是你们的主人吗?”
“别碰!”丑陋独眼鬼暴怒,握着木槌瞪向秦昆。
他看到秦昆模样古怪,似乎是一团雾气,但他并不怕。
事到如今,主人都没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丑陋的蛇发女鬼吐着信子,也瞪向秦昆,秦昆双眸却直视对方,身上雾气渐渐不再飘动,慢慢石化,可是新的雾气出来后,又顶掉了成为石头的雾气。
对视良久,秦昆开口道:“我是个算命的。你们要算算吗?”
蛇发女鬼皱眉:“占卜师?那你算算,我们的命运。”
秦昆道:“你们如果留在这,将来会有新的主人出现招纳你们。”
蛇发女鬼轻笑:“十死城大战,人人自顾不暇,还有人会管我们死活?”
上錯花轎嫁對郎
“你们的实力不弱。”
“不弱的鬼仆太多了,我们算的了什么?”
“乐观点。”
“主人死了,战争还在继续,你让我们怎么乐观?”
“大战会结束的。”
“我们等不到那一天了。”
“能。”
蛇发女鬼压根不信,随后沉默。
独眼鬼忽然开口:“新主人对我们好吗?”
秦昆肯定道:“当然!”
独眼鬼唏嘘一笑:“我真期待啊……”
秦昆也唏嘘地拍了拍他肩膀:“你也别期待,你阴寿不长,容易得罪人,哪怕投奔了新主人,死的也快。”
独眼鬼一愣:“我食灵魔死过一次了,还会死?”
“自然了。”
“蛇发,他是骗子。”
蛇发女鬼点点头:“我早看出来了。”
二鬼没再理会秦昆,秦昆耸耸肩离开。
十死城外,战况焦灼,秦昆没去凑热闹。
好像十死城的宿主拼命了一样,打了一波反攻,此刻,不少宿主直接杀到神罚天城之下。
神罚天城是一处矮山,石制建筑依山而建,呈阶梯向上。
当然,居住在这里的主宰,把这个山叫做——青丘。
“什么人?敢闯我青丘山!”
一般喊出这个名号的,都是被放逐的青丘云狐,秦昆看见一个俊美的男子,裹着狐裘,剑气刺来。
剑气刺入雾气,仿佛被对方卡住,雾气中忽然伸出一条手臂,屈指弹在俊美男子的脑门。
啪——
头颅都快裂开了,男子脑门肿起大包,吃痛弃剑,拔腿便跑。
秦昆一抓,一条狐裘抓在手中,那男子却变成狐狸,撒腿不见。
临近山顶最大的洞穴,狐狸心中焦急万分。
刚刚那个雾气中是哪位黄泉宿主,本事这么恐怖?十死城的人已经反攻上来了,看来大人物也接连出动,必须把这件事报告给狐皇才行。
只是,刚转过一个弯,离洞穴就差几步,那只公狐狸被人捏住后颈拎了起来。
秦昆笑意盈盈:“你的剑和狐裘没拿。”
狐狸惊恐,本能地夹住尾巴,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了,索性抬起前爪咧开嘴巴吐出舌头脑袋一歪,露出一抹智障的傻笑。
秦昆无语。
这只狐狸可是狐女的贴身护卫,云拓,他见过不少次,一个刀子嘴的家伙,向来以高冷著称,谁能想到有一天为了活命,会扮演一只智障的蠢狐狸。
卖萌就不揍你吗?
秦昆取出绳子给对方绑在一根石柱上,匕首紫陆出现,朝着狐狸的裆部比划了两下。
“刚刚居然对我偷袭,我骟了你不过分吧?”
骟就是阉,狐狸听不懂,但能明白秦昆的意思。
那匕首怎么比划都不离自己的裆部,谁都能听出这是恐吓。
他大声哀嚎:“高抬贵手!我不是有意的!”
四肢都被绑,完全挣脱不了,狐狸害怕了,虽说自己被放逐后不入六道,留着命根子没什么用,但那是公狐狸的尊严啊!
秦昆才不管对方求饶:“不管你有意无意,梁子结下了,总得有个交代。”
大悲之下,必有灵光一闪。
狐狸求爷爷告奶奶无济于事后,感觉匕首贴了过来,忽然琢磨起了别的事。
“等等,你的声音好熟!”
秦昆没想到对方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有心思关注别的。
雾气里那对眼睛一弯,狐狸望着那双眼,忽然纳闷起来:“……昆仑魔?不不不……你怎么可能是他……”
被对方点破,虽然对方没有确定,但秦昆也不想吓他了,他移开匕首,变了声线道:“你说我是谁?”
“没……没谁……刚刚就是觉得您和王女的老师挺像的,大人,我这可不算得罪你吧?”
秦昆问道:“你们王女呢?”
狐狸哀叹:“谁知道呢,这么乱,怕也是厮杀去了。”
“去护着她吧。”
秦昆说着,划开绳子,狐狸懵逼的落地。
狐裘和佩剑被甩了过来,秦昆诧异:“还不走?”
那双眼睛,看的狐狸裤裆一凉,他连忙化为人形,一溜烟消失了。
山顶,山洞,巨大的狐狸。
安详地窝在原地,与世无争。
秦昆进去的时候,那只狐狸睁开了一只眼睛。
“你来啦。”
仿佛是欢迎,仿佛什么感情都没有。
一句问候,秦昆没有准备回答,他只是来看看。
“秦昆,气味是骗不了人的。”
第二句话,让秦昆产生了兴趣。
—————
来之前专门匿气,加上雾隐术的遮掩,自己都成了一团气体了,对方居然还能认出自己。
“我来转转。”
“你变强了……不是一般的强。”
秦昆心道:可不是吗,这都过去多久了。
“云露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好。我回去了。”
“秦昆。”
“怎么了?”
“你看我的尾巴,漂亮吗?”
一只母狐狸忽然让你看她的尾巴漂不漂亮,多半是没好事的。
秦昆瞟了一眼,忽然愣住。
因果线。
这才想起来,狐皇也是这里的颠顶。
公主嫁到,王爷请用心
被放逐千年,她似乎不会运用因果线,但……她收集了不少。
“带我离开,我送你八条尾巴。”
“我要你尾巴做什么。”
“我没有什么能付得起因果帐的东西了。”
“没得商量。”
秦昆当机立断,离开山洞,可是此刻,怀里沉甸甸的。
一只漂亮的母狐狸窝在自己的臂弯,硕大的狐狸一下子变得娇小可爱,秦昆还没能消化这种落差,却看见一副虚幻的画面。
一个玉体横陈的美艳女子,窝在自己怀中。
眼中青光一闪,破妄神光击碎了虚幻,美女又变成狐狸,那副画面却深深烙在秦昆脑海中。
“带我出去,我保证不淘气。”
幻境又出现,白腿搭在秦昆手臂上,美女柔弱的双臂搂住秦昆脖子,附耳酥语,呵气如兰,九条尾巴分明很淘气地搔着秦昆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