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后来许老师才知道:
日本放电影的惯例,要等片尾名单滚动完才能开灯。观众通常也会等到开灯才离场,当然不是强制的,也可以先走。
据说是为了尊重电影的制作人员。
许非不感冒,好片也就算了,我看部烂片还特么得尊重?我丢!
总之这里习惯不同。
《病毒》首映过后,没什么浪花,第二天也如此。但紧接着,关于电影的消息越来越多,尤其在互联网上。
“兄弟们快来看看这部片!我那天只是为了哄女孩去时钟酒店,临时搞了个计划,结果卧槽,神作啊!”
“绝对不是好莱坞那种丧尸,这里的丧尸个个跑的飞快,小姐姐嘴巴一张都是裂口女,啊!好喜欢!”
“这是散户在电影史上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万恶的基金经理居然成了英雄!!!”
“不知道以我爸的智商和速度,能不能撑到最后那截小火车。Orz~”
“斯巴拉西!”
网上的观众与电影院的观众,就如没喝酒的社畜与喝酒的社畜,貌似是两个世界的。
正经媒体的评论就正经许多:
“套路齐全,概念明确,有阴谋有人性有牺牲,并非好莱坞式拯救人类的大英雄主义,多了些人性的反思与情感的刻画。”
“各种元素运用的极其娴熟,场面和特效值得称赞,丧尸攻击的镜头非常过瘾。”
“张国荣魅力不减,拳手单纯直接很讨喜,巩丽掌控住了节奏,真田广之让人痛恨万分,夏帆展现了自己的潜力……”
“亚洲商业片最高水准!”
“结尾如果开枪了,我就给满分!”
《釜山行》出现在2016年,借鉴了很多套路,比如行动飞快的丧尸,《殭尸世界大战》就已经拍过了。
但现在2002年,《病毒》在很多形式上都是开创性的!
加之许老师查遗补漏,弥补了一些镜头感、节奏感、人物莫名呆滞、群演不够害怕等等不足。
不能说没缺点了,缺点肯定有,但整体来说足以震撼。
首周票房平平,但当口碑积攒起来之后,次周竟然逆跌幅。许非也终于见识到了日本票房的统计:
“四地合拍的丧尸片《病毒》,次周第一天动员观众31万多人次,票房收入四亿多日元。
第二天动员39万多人次,票房五亿多日元,实现逆跌幅……目前上映六天,总票房已达15亿日元,并持续迅速走高。
毒醫凰妃
东宝表示已经做好了长线放映的准备,目标是冲击100亿。”
还有专业分析的:
“日本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受到了多方从业者的关注。
異界刀神
國有企業黨支部工作指導手冊
聪明的片商选择与本土影人合作,打造与日本地域、文化密切相关的合拍片,同时又能在其他地区有不错的认知感。
《病毒》的目标市场,显然是东亚、东南亚国家。
而筹备许久,将在下半年开机的《最后的武士》,请来汤姆克鲁斯坐镇,显然盯准了日本和北美市场。”
过百亿,在日本才算爆片。
《最后的武士》票房137亿日元,不过这是实打实的大片,投资1亿美元。
东宝对《病毒》的预估,在80亿-100亿,汇率131.06,合6-7千万美元。
成本1200万美元,约莫3600万能回本,合40多亿日元。
以日本的体量而言,电影市场确实庞大。
总之次周成绩一出,所有人松了口气,还有其他地区没上映呢,还有音像制品可以卖呢!赚钱途径多的很!
…………
“干杯!”
“干杯!”
众人在日本待了一阵子,别的地区也该跑宣传了,临行前,日方安排了一场酒会。
首次泛亚合作成功,精神振奋,纷纷谈及在本土发行云云。
“互联网现在很有威力,可以尝试在网上打开口子,找些有文化影响力的名人写文章,先把公众的好奇心勾出来。
而且日本媒体有一句话,我觉得要多加运用。”
“哪句话?”
“亚洲商业片最高水准!”
许非说出这句话,看了看几人神色,笑道:“口碑和质量都摆在眼前,我们就算不是最高水准,也是距最高水准最近的那个。
这是非常好的宣传噱头,放在《病毒》上不丢人!”
“……”
也就犹豫片刻,各地片商大佬欣然接受了建议。
许非作为资方+编剧,又英俊幽默,在酒会上大受欢迎。不少女明星过来搭话,他随意应付着,心中暗叹:
唉……唉……唉……我的日娱啊!
“许先生!”
正惆怅着,安田、徐英洙、老宋结伴过来:“你怎么躲在这?我们想找你聊聊续作的事情。”
愛妃來救駕
“这么快就要搞续作?”
“不不,我的意思是可以先写剧本,剧本成本小,拍或不拍也没什么损失。”安田道。
“抱歉啊,我脑子里还没想续集怎么做。”
“我们都可以试试嘛,写剧本又没冲突。”徐英洙跟打了鸡血一样,最有干劲。
“那好吧,我先说好我不保证创意。”
那俩人走后,老宋奇怪:“你怎么看起来对续集没兴趣?”
夜寵為妃 莎含
是啊!《釜山行2》很烂啊!
“我是真没想好,而且第二部我不打算跟日韩合作。”
“给个理由先!”
“有些事要趁热打铁,有些事不能。《病毒》太依仗日本市场了,第二部会受到钳制。”
许非顿了顿,道:“我准备做动作片,跟泰国合作,小成本,拳拳到肉,最好在大陆也能上映。”
“能行么?”
嘿,你正常嗎? 騰訊視頻《你正常嗎》欄目組
“全世界的功夫迷一大把,只要片子拍好,光发碟片都能赚啊!《十月围城》打的好吧?”
“好啊!”
“那我们来一部更猛的,吴经、甄子单、寇占闻、张劲、倪星、周比利,再找几个泰拳高手……”
咝!
老宋鸡血沸腾。
待他走后,巩丽又来坐了坐。
巩丽之后,张国荣也来了,端着杯酒:“许老师,我敬您一杯!”
“把我叫老了。”
“哈,尊敬您!”
獸人之安安 梓嘉凝香
张国荣跟他碰了一杯,笑道:“我拍了二十年戏,《英雄本色》也好,《阿飞正传》也好,《东邪西毒》也好,就是拍戏嘛。
只有两部戏感触最深,《霸王别姬》是那种,那种意义上的,你懂得噢。
《病毒》是,呃,我从未想过我们也能拍出这种电影……很难讲,但你肯定能理解,确实很棒!”
他抿了口酒,点点头,“感谢,真心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