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通过一段让扑街热干面记忆深刻的原文,来看看琼恩在临冬城的处境。
那是布兰摔伤,琼恩即将去长城当守夜人的时候。
……
驚 幻新晨
琼恩缓步爬上楼梯,虽然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爬这楼梯了,却又尽力抛开这些念头。白灵无声地跟在身边,外面正下着雪,雪花飞进城门。广场上人声喧嚣,熙来攘往,但在厚重的石墙内,仍旧温暖而静谧,宁静得琼恩有些受不了。
他抵达门外,独自伫立了很长时间,心中满怀恐惧。
——这个“恐惧”用的太好了,完全可以看出凯特琳平日里怎么对待他的。她不恐怖,他能恐惧?
白灵用鼻子磨蹭他的手,他借此找到勇气,于是挺起胸膛,走进房内。
史塔克夫人坐在床边。最近两个星期以来,她几乎日日夜夜寸步不离地守着布兰。
她差人把餐点送到房里,以及便壶,和一张小硬板床,但人们都说她根本没阖过眼。她亲自用蜂蜜、开水和草药混合的饮料喂养布兰。
她不曾离开房间,因此琼恩始终避得远远的。但他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因为凯特琳在屋里,琼恩甚至不敢来探望布兰。
他在门廊里站了好一阵子,不敢做声,也不敢靠近。窗户敞得大开,楼下传来孤狼长嚎之声,白灵听见便抬起了头。
史塔克夫人转过头来,起初并没认出他,许久之后她才眨眼问:“你在这里做什么?”语调平板,格外地了无生气。
“我来探望布兰,”琼恩回答,“来向他道别。”
她依旧面无表情,原本蓬厚的褐红色长发垂头丧气地纠缠乱成一团,看上去仿佛一夕之间老了二十岁。“你已经达到了目的,走吧。”
電影大盜
他恨不得拔腿就跑,但他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很可能再也见不着布兰了,于是他反而不安地朝屋里跨了一步:“求求你让我见他一面吧。”
——平日里,见到凯特琳,琼恩一定拔腿就跑,可凯特琳是临冬城女主人,他怎么能比得开?
她眼里闪过一道寒光。“我叫你走开,”她冷冷地说,“我们不欢迎你。”
——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后妈。
若是从前,她这席话准会把他吓得没命奔逃,羞得泪流满面,但是现在,却只让他怒火中烧。
——若是从前……
他即将宣誓加入守夜人的黑衣军团,届时他将面对比凯特琳徒利史塔克更骇人的危险。“好歹我是他哥哥。”他说。
吐槽諸天
“你要我叫警卫吗?”
我的大明星老婆
——保安在哪里?
“你尽管叫,”琼恩愤愤地道,“但你阻止不了我见他一面的。”说完他穿过房间,走到病床的另一边,低头看着布兰。
她正握着布兰的一只手,可那只手看起来不像手,倒像爪子。眼前的病人已非琼恩记忆中那个布兰,他形容枯槁,骨瘦如柴,两脚在毛毯下蜷曲成令人作呕的形状。他的双眼深陷,活像两个黑色的窟窿,张开着,却仿若茫然。他看起来正如一片弱不禁风的孤叶,一阵劲风便足以将他吹动飘散。
但是在那身支离破碎的骨架下,他的胸膛正随着轻浅急促的呼吸韵律有致地起伏。
“布兰,”他说,“原谅我到现在才来看你,因为我好怕。”他只觉得泪水流下脸颊,但他再也不在乎了。“布兰,求求你不要死,我和罗柏,还有妹妹她们,大家都在等你醒来……”
——注意,这一年,琼恩才刚满14岁,又要立即发配到冰冷的长城。他还是个孩子。
史塔克夫人在一旁冷眼旁观,琼恩见她没有传唤守卫,猜想她应是默许了。窗外又传来冰原狼的悲吼,布兰一直没为那只小狼找到适当的名字。
“我得走了。”琼恩道,“班扬叔叔还在等呢,我们即刻启程前往北方。趁大雪还没降下,我们得赶紧动身。”他还记得布兰是多么迫不及待要出门远行,想到要把伤成这样的弟弟抛在这里,他更伤心欲绝。琼恩擦去眼泪,凑过去俯身轻吻弟弟的双唇。
“我只是希望他能留下来跟我作伴。”史塔克夫人轻声道。
琼恩满怀戒心地看着她,却发现她的视线根本不在他身上,她看似在对他说话,实际心不在焉,仿佛旁若无人。
——天可怜见的,琼恩满怀戒心,只因为这么多年,她终于对他说了一句人话。喔,不对,她压根不是对他说的。
“我日夜祈祷,”她呆滞地说,“他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在圣堂对着诸神的七面祈祷了七次,祈祷奈德会回心转意,让布兰留下来陪我。也许是诸神实现了我的愿望。”
琼恩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不是你的错。”一阵局促的沉默后,他勉强说了一句。
她的视线找到了他,眼神充满怨毒。“用不着你这没娘的野种可怜我。”
——琼恩还是个孩子,他在安慰你啊!
琼恩垂下眼,她正托抚着布兰的一只手,他牵起另一只,握在手中,只觉孱弱得像小鸟的骨头。“别了。”他说。
当他走到门边时,她开口唤他。
執刑無限
“琼恩,”她说。他实在就应该这么继续走下去,但她从没有用他的名字称呼过他。于是他转过身,发现她正盯着他的脸,仿佛这辈子第一次见到。
恐怖女主播
“什么?”他问。
“今天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她告诉他。
——凯特琳从来没有名字称呼过琼恩,往日都是叫的野种,此时第一次叫他,竟是……
权游第一后妈,非凯特琳莫属。
虽然她不是后妈,但硬生生作成了后妈。
……………..
“见过他了吗?”罗柏问。
琼恩点点头,不敢开口,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
“他不会死。”罗柏道,“我知道他不会死。”
“你们史塔克的命的确很硬。”琼恩同意。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刚才的事情已经抽干了他每一分力气。
罗柏立刻察觉事有蹊跷。“我母亲她……”
——琼恩用的是“你们史塔克”,罗柏不傻,立即猜到他老妈又例行侮辱琼恩了,他这会儿很尴尬。
“她……待我很亲切。”琼恩告诉他。
罗柏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咧嘴笑道,“下次我们碰面,你就全身黑衣黑甲了。”
琼恩挤出一丝笑容:“黑色本来就很配我。依你看,咱们要多久才能再见面呢?”
“不会太久。”罗柏保证。他把琼恩拉过来,用力紧紧地抱住他。“雪诺,多保重。”
琼恩也激动地紧搂着对方:“史塔克,你也一样,好好照顾布兰。”
“我会的。”两人松开对方,有些尴尬地对看一眼。
——尴尬……
这是琼恩与罗柏最后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