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郭青娥做中人,符尘心和柳艳最终谈妥,佛门不再追究龟儿寺之殇。
彤管撤离禁军,带着风沙的许诺,回宫跟柴兴交差。
风沙离开赵大公子府之后,马不停蹄先去找任松,又带着任松找赵重光,再同赵重光和任松一起拜见北周总执事。
风沙讲诉来意之后,北周总执事很犹豫,沉吟道:“灭佛一事,兹事体大。是否需要从长计议?”
“咱们不是真的要灭佛,仅是摆出个灭佛的架势。”
风沙解释道:“一旦柴兴认定获得咱们的支持开始灭佛,咱们立刻转攻为守,为各地的官府做一些最外围与最核心的防卫足矣。这是玄武的本职,得心应手。”
都市暗夜傳奇 暗風煞靈
这番话他已经跟任松和赵重光分别讲了一遍,这是第三遍,自然顺溜的很。
北周总执事皱眉道:“不冲在最前面,如何抢得好处?等着柴兴分吗?如果他吞下肥肉,不肯吐出来怎么办?届时和他在一条船上,想跳船都不行。”
“柴兴想要钱要地要人,以满足他的雄心壮志,咱们不是佛门,对田地、放利和人口一点都不感兴趣。咱们只要渠道,又不是不交税,与他并无冲突。”
北周总执事淡淡道:“那倒也是。”
四灵的财源主要依靠朱雀经营商贸,黑白通吃那种。
开青楼赌场,走私黑货,贩卖人口,全是暴利的营生,尤以垄断经营最为赚钱。
比如宋州丝织业极其发达,丝织品品质优良,乃是天下一等绢的主产区,无论合法的渠道,还是走私的渠道,被四灵完全垄断。诸如此类情况数不胜数。
这些来钱多快呀!四灵从来不靠着一亩三分地收租子、放印子钱过活。
为了说服北周总执事,风沙十分耐心的解释。
“各地的佛门被清之后,在地一定会空下大批无主的世俗势力,比如原本依附佛门的官员、世家和帮派之类。”
北周总执事的瞳眸深处迸发光彩,大为心动。
任松附和道:“柴兴灭佛的同时,自然希望各地继续维持稳定,那么地头蛇就绝对不能乱,玄武、朱雀顺势接手,算是双赢。”
其中多数产业一定会由朱雀接手,他这个朱雀观风使当然不遗余力的推动。
尤其他这一表态,无异于代东鸟总执事表态。
北周总执事笑了起来,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被打消。
一旦北周参与灭佛,南唐四灵和东鸟四灵将会受到连带影响,作为分堂的总执事,他不得不考虑后果,任松这一表态,那就无妨了。
通常来说,只要两位分堂总执事的意见达成统一,那么剩下那一位为了保持阵营,多半也会答应。
何况仅是做个参与灭佛的样子,只要他这边收手的够快,南唐和东鸟就掀不起太大的波澜。
为了安全起见,北周总执事叮嘱道:“我会把你们的想法急信传至东鸟和南唐,力求不至造成什么误会,东鸟和南唐回信同意的那一天,便是正式发动之时。”
如果不用真个出手,还能跟着柴兴占佛门的便宜,对他来说那是大赚特赚。
这是希望风沙和任松发挥影响力,使得东鸟和南唐总执事起码不反对。
风沙在东鸟在南唐都可以使上劲,任松根本就是东鸟总执事的心腹,加上只需其中一位总执事同意即可,是以成功的把握很大。
北周总执事转向赵重光道:“赵老您看还妥帖吗?”
自打进门入座,赵重光便开始闭目假寐,闻言睁眼,捋须道:“大体不差,成败在密。”
北周总执事拍手赞道:“赵老老而弥坚,一语中的。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现在看来,让赵仪成为特使副使,让贺贞成为观风副使,的确有些欠考虑了。”
灭佛这件事很难绕开赵仪与贺贞,一旦他们两个知道,玄武总执事也就知道了,不知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尤其赵仪很可能透给柴兴,那么这手似实实虚的伎俩立时破功,很难猜测柴兴到底会有什么对策。
这是很大的变数,不得不仔细考量。
风沙苦笑道:“实不相瞒,被人家夫妻俩联手架空的日子并不好过,还望总执事一定给我做主啊!”如今可是卸下掣肘的大好时机,当然赶紧诉苦。
“风少言重了。”
北周总执事现在看风沙怎么看怎么顺眼,正色道:“你才是灭佛一事的全权特使,就算瞒着赵仪又怎样,如果他爹找你,你往我身上推,我给你抗着。”
面对玄武总执事,北周总执事一向很弱势,这次难得硬挺一回。
原因无他,跟着柴兴灭佛占下的便宜全归北周分堂,只要他不点头,总堂就插不上手,分不到好处。
星際之超級武裝 繳文
如果连这种壮大自己的机会都不把握,他也不可能成为总执事。
当然,玄武总执事迟早能够知道密令的内容。
不过,瞒的本来就不是他,而是赵仪。
打得就是个时间差。
赵仪不知道,柴兴就不知道。
極品皇太後
一旦柴兴认定自己获得四灵的支持,进而开始灭佛,那时就不用保密了,因为柴兴不可能再收住手,只能认下。
北周总执事转脸向赵重光道:“贺贞乃是青龙中执事,如果动她,青龙那边会很麻烦。”
毒妃傾城,冷王不獨寵 一世
赵重光点头道:“你出手令,我出面,将她扣下。青龙那边,我来沟通。”
同是青龙中执事,贺贞跟赵重光完全没得比,论地位、论辈分那都差远了。
赵重光能够轻易压下来自青龙的非议。
北周总执事笑道:“赵老亲自出马,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此,商定。风沙终于放下心来。
得到北周总执事的支持,他可以绕开玄武总执事,向北周境内所有的玄武主事下令。
总堂的护圣营强归强,驻军仅在凤翔一隅,爱奉命就奉,不想奉命就不奉,于大局无损。
谁又能想到,就凭在场区区四人的区区几句话,就能决定整个北周的局势变化呢?
少談多怪 大塊吃肉
不知会有多少势力的生长消亡将会受到影响,更不知多少人的性命荣辱在这一刻已经被决定了,并且与他们完全无关。
……